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白莲闺蜜时刻准备,我一找好男人就勾走

时间: 2019-06-16 09:25:02 | 作者:瓶子 | 来源: 国金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1次

白莲闺蜜时刻准备,我一找好男人就勾走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文/ 木木爱电影

1

  佳棋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一个女人这辈子总会有两个贵人,一个死对头。一个贵人教你化妆,教你约会的技巧,另一个贵人跟你一起骂该死的情/人,讨论离婚跟分手。

  佳棋觉得,这样说来,两个贵人她目前还没遇到,但死对头,已经有了,就是雪莹。

  佳棋和雪莹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关系特别好。

  俩人的关系在高考前那年的寒假突然急转直下。从那开始,佳棋处处躲着雪莹。愧疚和后悔,让她每次面对雪莹,都选择退缩。

  不知是巧合还是雪莹有意为之,大学,她俩又上了同一所。从老师那里听到雪莹的录取学校,佳棋告诉父亲,她想复读,可那时的父亲,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长时间垂着的头,脚下堆起的一个个烟头,让佳棋退让了。

  幸好的是,俩人虽然在同一所学校,但不同系不同专业,如果小心点,可以不碰面,佳棋怀着这样的心理,小心翼翼翼地绕着所有雪莹可能出现的场合走,但命中注定,人的想法还是摆弄不过命运的轮盘。

  佳棋在食堂的一个窗口等饭,她特意选了这个时间段,为的就是不和雪莹遇上,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的心先是一慌,再是一凉,咬咬牙,尽量用平静的表情掩盖住内心的波浪汹涌,挤出一个笑容转身。

  “嗨!”

2

  她的笑容在下一秒崩裂。

  昔日闺蜜的身边,站着自己暗恋的学长。雪莹的手,正和学长的手十指交缠。

  自此开始,雪莹就成了佳棋宿舍的常客。佳棋天天早出晚归,也躲不开她的有意纠缠。

  雪莹来找她,她若不在,她就和同室友们大谈特谈。佳棋忘了,雪莹原本就是个健谈活泼的人,又看过很多书,任谁提一个话头,她都能接住,三言两语绕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她又有那样一张巧嘴,说得天花乱坠、形象生动,让人听得欲罢不能。

  很快,室友们就在佳棋面前对雪莹赞不绝口,她们说:“佳棋,你这个闺蜜真不错,知识广博,人又漂亮,且还没架子,听说你们从小学开始就是好朋友,怎么从没听你说过她呀?”

  佳棋呐呐转移话题。

  有时候,佳棋回来了,站在门口,静听里面熟悉的声音高谈阔论,听着雪莹在别人的追问里步步深入,她都能想象,这时出现在雪莹脸上的,必是那种让人喜欢又讨厌的故意卖关子的神情。

  曾几何时,雪莹也是这样给佳棋讲各种传奇,或是讲她自己胡编乱造的故事,而佳棋呢,手撑着下巴,一双眼紧紧盯着她,听得如痴如醉。

  对雪莹的主动,佳棋只觉得像一个牢笼,一个桎梏,一条锁链。她来得越频繁,佳棋就觉得自己被那条锁链拘得越紧。

  佳棋觉得,再这样下去,迟早一天,自己会被这条链子逼疯,或者,勒死。

  唯一能解开锁链的钥匙掌握在雪莹手中。

3

  大二暑假,父亲发现女儿的神色比以前更加郁郁,他知道雪莹和女儿上了同一所学校,依雪莹那个孩子的脾气,肯定会把对自己的怒火全部发泄在佳棋身上。

  她们以前有多好,现在她就有多恨。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除了一些苍白的言语。

  因为那件事,他丢了工作,连续到其他机构三次应聘,每次干不了多久就会因为之前的传言被劝退。

  想他一个堂堂重点高中的主任,因为偶然的一件事,被贴上“不配为人师、恐误人子弟”的标签,在几十年顺风顺水的教书生涯后,现在,竟求都求不到一碗饭吃。

  对一个正当壮年、事业心极强的男人来说,这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事啊!

  佳棋也没有办法。她没办法告诉父亲,雪莹在学校和自己的相处日常。她敏感地觉察,只要自己对某个异性表现出好感,或某个异性对自己有好感,无论有无进一步接触,隔不了多久,那个男生就会出现在雪莹身旁,且举止亲密。

  最悲哀的,她明知道,雪莹是故意的,不但故意,她还会把这种事继续做下去,但自己却毫无办法。她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是个头。

  但这些事,佳棋怎么能和父亲说呢?父亲已经够颓丧了。

  而且,在佳棋心里,越来越觉得父亲做的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他在那件事里表现的只是一个父亲为救女儿的下意识行为而已,只可惜世人对人,从来是宽于律己,严于待人。他们不听分析,不换位思考,只会按自己的心意行事,和评判别人。

4

  高考前的那年寒假,雪莹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到佳棋家来一起学习和玩耍。

  雪莹的父母早逝,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聪明的奶奶见她和佳棋对脾气,经常怂恿、鼓励她们一起学习一起玩。

  佳棋的父亲是老师,在学习上能帮到她们很多。尤其上高中之后,如果不是佳棋父亲,自己很可能学不动。

  以前,两个女孩也经常这样,一待就是一整天,舍不得分开时,晚上还会留宿。这天就是这样。

  雪莹给佳棋讲故事,关键时候,见天色不早,来了一句“欲听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罢收拾东西要走,佳棋正听得过瘾,怎么肯放,她藏起雪莹的外套,拽着她的胳膊,拼命挽留。

  见此情景,佳棋父亲笑着对女孩说,他去告诉雪莹的爷爷奶奶一声,今天晚上就让雪莹在这住。

  佳棋爸爸出去传话,路上碰见个熟人,多聊了几句,回来晚了些。

  走到巷口,就听见家的方向人声鼎沸,黑暗中,人影绰绰,他拉住一个人问,才知道自己家那栋楼不知怎么起了火。

  想到家里的两个女孩,他奋力往楼上冲,有人给他身上扔了一床被水打湿的被子,又追上来递给他一个湿毛巾。

  靠着这两样装备,佳械父亲冲进了屋子,两个女孩已经被惊醒了,佳棋还有些糊涂,雪莹搂着她,拼命想往外冲。

  听见父亲的声音,佳棋大声向他示意方向,见对方向这边移动,雪莹准备先把佳棋推过去,哪知,佳棋父亲接住佳棋,又向她伸出手。

  雪莹非常感动。

  她没有父母,从不知道父爱母爱为何物,就是贪恋同样没有母亲的佳棋有这样的父亲宠爱,才愿意和她在一起。以前,佳棋父亲对她们一视同仁,对她甚至比对佳棋还要耐心,夸她的次数比夸佳棋多,她以为,这就是,父亲对孩子的爱。

  现在,危急关头,他仍不忘自己,更证明了这一点。女孩觉得自己何其幸运。

  她甚至想,万一有危险,她会把生的机会让给他们,哪怕自己受伤,甚至死亡。

  三人靠着湿被子掩护冲到门口,旁边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有什么东西被烧炸,眼看一块木头要砸到她们身上。

  雪莹暗中蓄力准备推开父女俩,就在这时,一股大力突然甩开了她,乍然失力,她不由往后一跌,木头砸到她面前的地上,原地跳了两下,继续灼灼燃烧。

  眼前的两人裹着被子,消失在门外,雪莹跌坐在地上,手拄到一个滚烫的物件,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被人甩开了、丢下了、抛弃了。

5

  雪莹左手直到胳膊肘,留下一块大疤。她是被消防官兵们救出来的。

  醒来后,雪莹就变了个人。

  她仍然常常笑,但熟悉她的人知道,那笑只是表皮的,达不到心里。她仍会和佳棋打招呼,只是不再去她们家里。别人明显感觉到,佳棋和父亲也躲着雪莹,他们就像做了亏心事,面对自己时,坐立难安。

  雪莹更加确定自己心中所想。爷爷奶奶的劝说也打消不了她心里的执念。她对爷爷奶奶所说的“当时事不由人”嗤之以鼻——什么“事不由人”,就是自私!

  但她没有报复,或者说,她没有明着报复。她只是有意无意在人前露出自己的两只胳膊,自然有人问疤痕的原因,总有人愿意充当讲述者,当讲到佳棋和她父亲冲出屋子时,有人问:“雪莹,那时你怎么了?”

  雪莹就会红着脸、盈着泪,支支吾吾的样子让人遐想无限。

  人类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又常常可怕的准确,她们拼凑出的故事几与真相无疑。佳棋父女生死关头抛弃雪莹的事就这样在当地传开。

  好事者义愤填膺:这样的人岂能继续站在讲台上?让他带学生,岂不误人子弟?愤怒的呼声越来越高,佳棋父亲很快下台。

  自始至终,他们没来找她,她也没去找他们。

  心理学上有个说法,人在童年时受的伤,会在他的心里终身留下伤痕,终其一生,他都会想办法来治愈这个伤,雪莹觉得,这个说法同样适用于青年。

  高三的这场火灾里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她将终其一生,活在这个阴影里,她不想这样,所以,她必须学会自己治愈。

  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刻甩开了自己,这是对友情的背叛,也是对雪莹第一次对人信任感的背叛,后者比前者更严重,她从此不再信任任何人。

  佳棋的父亲失了心爱的工作,并且接二连三;佳棋失了喜欢的男孩,并且接二连三;雪莹自己失了善良的本性。

  三个人都很痛苦,但不知怎么化解。

  雪莹住院时,佳棋父亲见过她爷爷奶奶不止一次,他犹豫再犹豫,纠结再纠结,仍是说不出自己甩开雪莹手的那一幕。

  老人把他当知心人,对他哀哀哭泣,诉说雪莹这个孩子的不幸,他更说不出口,只想逃离。

  他拿出过钱,说给雪莹治疤,这钱最后被雪莹亲自送回来,她说,她要留着这个疤,看到这个疤,她才会记得教训。

6

  就这样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转眼到大四。

  佳棋好不容易被一家好单位录用,没过几天,对方又说弄错了。佳棋的最后一根弦崩断了。

  她肯定,这又是雪莹捣的鬼。她约雪莹在楼顶见面。

  夏日的风,带着微燥,让人的心也静不下来,只想冒火。

  昔日闺蜜站在楼顶两端,如站在地球的两极,她们看着对方,找不到多年前的自己。

  佳棋问雪莹报复够了吗?如果没够,尽管放马过来,她奉陪到底。

  佳棋说,她听父亲说是他先甩开雪莹的手,她开始还觉得羞愧,怨父亲,恨父亲,和父亲几天不说话,她到医院看雪莹,听到昏睡中的雪莹惊叫:“别放开我!别不管我!”她心痛如绞。

  她想过用自己的一切补偿,只要雪莹接受。因为她们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呢,父亲的好意被拒绝,自己上门探望被拒绝,接着就是,父亲连续失业,自己一次又一次感情被截胡,她看着雪莹一天天变得面目全非,不愿意自己有一天也变成这样子。

  她知道她心里有怨有恨,那就让她来好了,她接着便是;她想的是,怨和恨总有消失的一天,雪莹总有一天会想通,会放下,她等便是。

  可是现在,她觉得雪莹越来越过分了,执迷不悟,不愿回头,难道要拿这件事要挟他们一辈子!那可不能!她不想等了。

  “你说说看,究竟做到什么地步,你才能收手?说实话,我现在并不觉得父亲的做法有什么大错!

  如果把他从那个特殊的职务上脱离开,单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他做得根本不算错,当然最完美的应该是,他当时应该牺牲自己或者我,救出你,可你要知道,那是火场,不是小说,容不得你东想西想,他只是跟着自己的直觉走罢了!

  他已经为自己的失误付出了代价。我们都为这件事付出了代价。他的和我的,加起来,还和你心目中的距离差多少?告诉我,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7

  楼顶对峙之后,雪莹从佳棋的视线中消失了。

  像是坏运气到了尽头,否极泰来,佳棋的父亲突然就找到了工作,一所私立学校愿意聘用他。

  而佳棋自己,接到了另一家单位的录用电话。这时她也从同学口中得知,先前的那家单位的确是没有录用自己,他们早有内定名额,录用自己只是个幌子。

  听说雪莹找了另一座城市的工作,离家很远。

  工作后的第一个长假,佳棋陪父亲到雪莹家探望那对老人。雪莹到单位报到后,父亲会偶尔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一进院子,他们被摆着的大箱小箱惊住了,雪莹的奶奶笑呵呵迎出来,她说雪莹出息了,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要接她和爷爷进城享福呢。

  临走的时候,在巷口迎面碰上外出买东西的雪莹,一见面,双方远远就站住脚,静立在原地,不知怎么开口。

  半晌,佳棋父亲先走上去,他对雪莹再三鞠躬:“对不起,孩子,幸亏你没事。否则——”

  中年男人已经完全没了当年的意气风发,两鬓斑白的须发在风里飘飘摇摇,他哽咽着一声声说“对不起”,不敢抬头看雪莹的眼睛。

  雪莹哭了,笑着还一句:“幸好,我活着,所以,您可以放下了。”

  她朝着佳棋走过来。她先开口。她说,我一直在等你们,等你们一句道歉。不管你父亲身份职务如何,你该知道那种场景我留下的严重后果,如果不是消防官兵,我今天——”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佳棋狠狠抱住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耳边传来闺蜜的哭声。

  事隔多年,她们终于学会和解。

  放下,是放过对方,也是放过自己。

  走出很远,佳棋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她看到,雪莹还站在原地,遥遥地望着自己。见自己回头,她举起一只手,轻轻挥了两下,脸上露出一个怅然的笑容。

  这秋日的街头,两个昔日好友站在街的两端,遥遥看着对方,眼里是千言万语,但她们都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如果快乐太难,那让我祝你:此后一生平安。

  这,就是,成长的意义吧。

  每个人,都要为发生过的事付出自己的那份代价。

  (本文完)

  美瓶美物:

  猪队友儿媳神操作,把婆婆坑进ICU

  老公什么都给我,就是不给夜生活

  往期好文:

  实录:老公每打我一次,我就安心一分

  实录:老公每打我一次,我就安心一分(下)

  戏精渣男算计多,遇见我全白搭

  我给小妖狂点赞,多谢她勾走富男友

  多抽两张卫生纸,抠门婆婆追着我教训

  - END -

  每个人,都要学会和生活和解,与人和解。人生就短暂,不过百年,一直纠结放不下的事,怎么会开心呢?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来了我家,就不许走了哦~

  关注置顶?“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文章标题: 白莲闺蜜时刻准备,我一找好男人就勾走
文章地址: http://www.guojindz.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89141.html
文章标签:我一  白莲  人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