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绝望的村落

时间: 2019-07-10 09:24:44 | 作者:8发 | 来源: 国金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99次

绝望的村落

  公交车转了个弯,终于停了下来。连忙跑向火车站的售票厅,想着要站十几个小时了。售票员没有表情的表示没有坐票了,失望之间,售票员忽然改口,刚好有一张坐票。生活中的乐事常出其不意。火车上都是小孩子,是暑假到温州玩现在送回去上学的,一路上吵闹不断。孩子的哭闹打骂声、大人的训斥声、聊天声……空气质量极差。我左边是姑侄俩,右边是一对母女,对面是一个家庭四口。都是在温州打工现在送孩子上学的,我旁边的座位刚好是右边母女退的,因为他孩子爸爸工作太忙临时退了票,刚好被我给碰上了。半夜,孩子都渐渐睡去,这时有个爷爷竟然把他的孙子放到了座位下面的过道下横着睡,看了又是好笑又是心酸。这些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养着。过道下这么凉,东西都没垫,找了瓶“鲜橙多”当枕头,就这样睡着。到了半夜那爷爷自己也钻到下面睡了起来,那么低矮窄小的空间很难想象他是怎么进去的。过道上都或站、或蹲、或坐、或蜷缩的人,有人干脆躺在过道上睡觉了……右边的妈妈不断的问女儿把她的金戒指放哪了,原来在她的出租房里,她的戒指被女儿拿去玩找不到了;对面的一家,因为妻子要老公跟小舅子打个电话说声已上车,老公嫌麻烦不打而争起来;左边的母女安静的坐着看窗外;坐在过道上的两个女的在讨论这次去温州的购物心得……这一切也许都是生活,我萎靡的睡去,用尽所有姿势以求能睡得舒服,最后却是脖子、腿、腰都酸了。8.31火车在中途停停走走,到阳新已晚点2个小时。出站竟然在下雨,打开手机发现已没电关机!坐公交到阳新城内,找了个店借充了电,给弟弟打了个电话,弟弟问清地址,骑了摩托过来接我。他和妹妹在表姐夫开的一个售后维修站里帮忙。因为要去表姐那里,我去超市里买了箱牛奶又买了点猪肉作礼。在路上,妈妈打来电话,听说我去表姐那里,又不高兴的样子,知道她是怕我花钱。妹妹的同学联系她,说在天津有份工作做幼师,她想辞掉这边的工作去天津看看。幼师一直是她的梦想。我们都对这一切表示怀疑,那边可能是传销!妹妹笑说:哥,你想多了!不可能,她是我的老班长,而且很多图片她都看过了。她很好,很有能力不可能骗人的!妹妹说的老班长我知道见过:是她以前在黄石上学时的一个班长,文文静静的!我问,上次向她借了5000元钱的是不是她,妹妹表示默许,妹妹说她钱是拿去学舞蹈了,我有点怀疑是不是进传销了!妹妹一种绝不可能的笑!我们想要是真的那很好!妹妹表示今天就走了,明后天就去天津!表姐这边都有点不舍,但还是把工资结了给她!到表姐这里的氛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情!也许是都长大了!我让妹妹确定什么时候走,好买票!她打个电话给妈妈,妈妈听了有点生气,说了句:随便你了!就挂了电话!妹妹决定明天就走,因为天津同学说9月3号就开学!我去火车站买了去武汉与去天津的票!明天送她去汉口坐车!回到三溪街上,干燥的热!街上冷冷静静的、脏乱破旧!妈妈在路边看到我们回来非常开心!弟弟的孩子重重看到车子停下来飞快的跑过来,越过我,跑向妹妹!孩子才一岁不到,现在就已经非常爱动爱说,非常招人喜欢。爸爸坐在摊位里面看电视。刚把东西放下,妈妈就从里面端了一碗排骨汤过来,说是早上已经煲好,等中午回来吃的。在街上呆了一会,我和妹妹先回去,我想去上面看一下爷爷奶奶。路上还在跟妹妹谈到去天津的事,妹妹充满了憧憬。家对面已经耸起了一座2层楼的毛坯房,那就是小叔的房了,今年爷爷也主要在忙这个。听弟弟说了,房子是爷爷设计的,很大。空间都有点浪费的感觉,我们都纳闷:小叔为什么不做小点,装修精致点。推开大门,一种久违熟悉的气息中透着一丝微凉。想起家里失窃的事,心里有点恼火,我问妹妹上次失窃没丢失什吧,说起这,妹妹叹气无奈的说:后来又偷了一次,爸爸挂在房间的包包里2000元丢了。说是爸爸上去爷爷奶奶那里吃一顿饭就被偷了,回来刚好被爸爸撞上,但没抓到。我想上次窗户不是重新焊了的吗?妹妹说是,那贼开始拿了钳子剪没剪断,后来从洗手间的窗户爬了进来,我不敢相信,那么小的口子是怎么进来的。心里却在剧烈的生疼!愤恨、恼怒、急躁…恨不得把那小偷抓了砍几刀。心里也想,爸爸怎么总是这样不小心且自以为是!那小偷的胆子却是这样的大!看着咬牙切齿了一会,去对面小叔的房子看了看。爷爷在那里忙,我带了包烟去与那些做事的都分了根,然后到房子里面看看,空间确实是大,却想不通为什么这样设计,空间极为浪费,但也没说什么,这房子爷爷投入了极大的心血,人也苍老了许多。逛了下来,在下面的沙滩上与爷爷一起坐了聊天,爷爷也不说别的,直接的问:女孩子怎么样了。我搪塞道,还好,过年会有的。今年出去时与爷爷有个约定:今年要带一个女孩回来的,不然爷爷不放过我。今年与爷爷电话之类的这个问题是必聊的主题,也是唯一的主题。聊了一会,妹妹洗完了衣服也过来了,跟爷爷说自己要去天津了。爷爷作深思状,没有多说什么。妹妹问他明天是不是好日子,爷爷说是好日子,只是比今天差点,但也不碍事。对于此次妹妹去天津,爸妈竟然保持了沉默,没有说太多的话语。我想他们都已经知道孩子的性格,也知道他们大了,很多话说了也不一定中用了。只在吃晚饭的时候,叫妹妹多吃点,不然出去了,要等好久才能吃到家里的口味了。因为妹妹这次去天津肯定要到过年才回了。晚上,妹妹就已经开始收拾衣物等东西了,妈妈嘱咐道把冬天的衣服都带上,那边比这边肯定冷点的。昨晚没睡好,已感疲惫了,洗了洗就睡了。9.1妹妹收了一大袋衣服,准备了冬天的衣服鞋子之类。起来,乡下的清晨总是这么清新。我说要一起去上面看看,跟奶奶说一声。上去,奶奶正在伺候叔叔的孩子上幼儿园,叔叔有两个女儿,都放家里给爷爷奶奶照看,自己在外打工。大的上小学,小的才刚上幼儿园。两个孩子都内向怕生,不爱讲话。唯一就跟奶奶话讲得多点,脾气也很倔。小妹妹端着一个碗,一边吃一边在奶奶的催促下往外走:车子就要来了!快点!那碗里只有饭,加了一些菜汤。她拿个勺子不停的往嘴里送,最后吃到嘴里的,还没有洒在外面的多!我笑了笑:要端着碗去学校是吧!到了门外,一辆面包车慢慢的开了过来,奶奶把小妹妹的碗接过来,用手在嘴周围抹了一圈。那面包车停下来,里面装了一车的小孩,哭笑声交杂着,小妹妹自己绕过车的前面,自己爬了上去,那车上的老师顺手扶了上去。车子鸣了一声喇叭,拉起车门,伴着孩子的哭喊声开向下一家。这些大多是留守儿童,爸妈外出打工,孩子留给爷爷奶奶照看,到了差不多的年龄,就送到幼儿园。我忽然问道:梦雨多大了?奶奶想了想说:到九月份就四岁了。下来,拿了妹妹的行李,去街上。重重飞快的跑了出来,昨天混了一天,已经有点熟了。他只是老喊我:爸爸,不知道喊大伯。我听了,也只是笑笑。妈妈每听一次,便笑着说:这傻子,是大伯!然后他又跟着喊:大伯!孩子虽小,却很活泼可爱,很会学人说话,模仿能力很强!很是惹人喜爱!到天津的票是晚上7点半的,要先到汉口,去武汉的票是2点多的。妈妈说不急,吃了中饭再走!中午弄的是排骨汤,肚子又吃撑了。时间都有点赶了。上了车妈妈又叮嘱了妹妹很多话,她抱着重重和爸爸站在摊位前望着车子开走。急急忙忙的终于还是赶上了火车,心里松了口气。动车里还是挺舒服,不过减速了,到武汉花了一个半小时!在车里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就到了。出了站门,汉口站前依然在施工,不过广场大了漂亮多了。武汉又回来了,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座城市发展变化的太快!时间还早,有2个多小时。我们拖着行李,去麦当劳里打发时间,里面凉快,人也挺多。去点了喝的和鸡翅。我和妹妹吃着鸡翅的时候说:这炸鸡翅的油用了好多遍的!妹妹也说:听说他们专门养一种能长很多腿和翅膀的鸡。我啃了一块鸡腿肉在嘴里,然后不住的“嗯、嗯、嗯”如此两个多小时实在有点难熬,聊聊天,看着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发呆!然后又去周黑鸭里买了鸭爪来啃。妹妹跟我谈去了天津后的一些憧憬和打算。我说:去了,你落后比较大,要好好跟她们学习。妹妹说她们校长是湖北黄石的,对湖北人非常好!我那同学也很好!我说:那就好!等会把周黑鸭多带点,给她们尝尝!妹妹也表示赞同!她说,她去了要和她班长去请他们校长搓一顿的!这周黑鸭带3袋,和宿舍的人一起吃,应该差不多了!她们一定辣的不行的,哈哈!在里面耗了几个小时,里面的服务生都用眼神鄙视了我们好多回了!不过我倒发现有一个在外拾东西的流浪汉,在外拾了一段时间后,就进来休息一下,把拾讨得的成果放里面放着,又出去!心想,这人真是有眼光!终于到了要上车的时间,查票进了汉口火车站里面,翻装一新的汉口站壮观堂皇!大气而豪华!欧式风格的圆顶,精细的选材,让人仿若进了酒店,没有车马劳顿的疲惫感!等待时间流逝是一种极为枯燥烦人又有罪恶感的事!不过终于,检票的时间到了!送妹妹上了车,安顿好行李!我出了站!跟爸爸妈妈打了电话!他们问我今天回不回来!我说到朋友那里去玩玩!爸爸妈妈叮嘱我少喝酒!我连声说知道了!在车上跟她发的短信,她现在才回!她说:不必了!再发短信过去,没有回应了!打电话也没有接了!心一下子不住的往下降!坐了一趟公交车,不知道要去哪里!望着车窗外流动的城市夜景,天黑的可真快!离开这座城市才两年,在这里的时间却仿佛南柯一梦!找了个小旅社,在路边买了碗藕汤,休息了!9.2早上依然很早的醒来,想着下午还有事要早点回去了,坐车去武昌火车站,发现沿途都在搞建设,拆的拆建的建,武汉在发展的路上…火车票竟然要到下午了,又要等两个小时,这时间竟然总是这样被浪费掉!围绕着火车站上上下下漫无目的的游走了一遍,满地都是人,很多是送孩子来上学报到的,大袋小袋,年轻的面孔上洋溢着青春的青涩倔强,隐隐间透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期望!买了份报纸,去了麦当劳里混点!这时间竟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心上艰难流淌。闷热的天气,火车上位却很空,可能是起点站的缘故。看了看时间,想妹妹应该到了!正想发短信过去,她打了个电话过来:语气中洋溢着难以言表的兴奋!她说她刚下车,她班长接到她了!我说那就好,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在车上望着窗外飞奔的田野房屋,迷糊的睡过去。坐车就喜欢睡觉。迷糊中电话又响了起来,竟然是妹妹,我慵懒的接了:喂?那边语气中透着紧张不安:哥,被你说对了,我班长是在这边做传销!我心一凉!妹妹的梦就这样被打破了,这一次给她的打击肯定不小,而且是她这么信任的班长!我缓了缓笑着安慰道:没事,知道了,人没事呢?坐个车回来就好了!她语气很是激动,不住的“嗯、嗯应是”匆忙的说了一会,她就挂了!这里面的感受可以说是千转百味。昨天去时的激情与憧憬还记忆犹新,爸妈还在对她的未来祝福,转眼却发现是个骗局。这世事真是弄人!想了想,打了个电话去:没事撒?你现在就买个票回,干脆回来弄点事干算了,我这里有点存款,在家里找个事算了!她虽然竭力稳定语气,但还是有点不安:她说这里碰到警察了,还好,她想等会去看看有票没有,想先去辽宁那边看看。我知道她自己一旦有了想法很难听见他人的劝解。只能尽量引导,先稳住,能回来再说。挂了电话,又赶忙联系朋友查了天津到武汉的票,还有两三趟车。然后又打了电话去,她说她已经到火车站了,在排队,先看能不能买到回的票。然后说手机没电了,匆匆的挂掉。9.3醒来,到楼顶上站了站,感受站在高处的远山近水,这地方是否如此绝望。中午随车去了东源,表弟考大学请客。见到小舅,他说带我去看看上次跟我说的那个女孩。我默应了。但原本今晚上随二舅的车一起回温州的。酒席办完已是下午了。然后随舅舅约见了那个女孩,互相留了号码。9.4坐了一天的车,终于到了温州。漫漫旅程,给那个女孩发了个短信,却没有回应,应该是没有后来了。回来痛快的洗了个澡,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容颜还在,心已老死。

文章标题: 绝望的村落
文章地址: http://www.guojindz.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89598.html
文章标签:村落  绝望

[绝望的村落]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