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经典观后感集

时间: 2019-11-30 09:25:24 | 来源: 国金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63次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经典观后感集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是一部由Steve Avery执导,犯罪 / 纪录片主演的一部美国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一):制造我们想要的真相

  其实从剧集的名字就不难看出主创们对于这个案子的倾向,这种倾向在第二季里体现为相较于第一季的力求客观公平,变为了略显主观情感的麻木煽情,但这些并不能掩盖不强势精明的金牌女律师Kathleen Zellner的光环,相信如果《制造杀人犯》如果能够进行到第三季,她仍然会是最重要的角色——当然在现实中,她也是Avery翻案的最大希望。 相比第一季的疑点重重的卷宗,这一季更多的真相似乎正爱逐渐浮出水面。当针锋相对的政治角逐,复杂繁琐官僚体制,以一概全的司法系统,怀揣各自目的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当这一切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很难只做一名冷眼旁观的看客,因为无论作为彻头彻尾的阴谋论主义者,还是在情感上支持艾弗里一家的同情者来说,你会意识到,当下——当你抱怨碌碌无为,缝缝补补,一地鸡毛的生活的时候,在世界的另一端,还有像Avery和Brendan案子这样似乎超现实主义的事情正在发生着,并且当你看完这部剧集的时候,他们也许还会继续呆在监狱里度过一生。 就算终有一天真正的凶手被捉拿归案,他们和他们家人失去的时光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的。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二):第二季到目前为止一些让我不适的地方

  其实从评分和接受度可以看出,第二季和第一季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先说说第一季印象深的一些优点:

  1、最精华的地方是庭审现场,对证人的交叉询问。有几个证人在感到压力时候眼神躲闪、吞口水、手无处安放,这是电影很难表现出来的细节,而且也不是能剪辑出来的。

  2、塑造了非常光辉的辩护律师的形象和比较猥琐的控方律师形象。当然从制片和传播的角度来看,这很正常。但是其实回过头看,辩护律师并没有做得那么好,尤其是在结案陈词是我最失望的地方,几乎被煽情的 Ken Kratz 秒杀了(当然他的声音还是会让我感到强烈不适)。

  其他的比如时间线的梳理、关键性证据的盘点,就不提了。另外提一点,纪录片还是要有立场和角度的,这片也只能这么拍因为受害人家属肯定是不愿意被跟拍采访的。

  看了第一季之后对第二季期待度还是很高的,但是目前看了三集还是略失望。

  1、新律师形象。这个塑造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主要还是团战切入的时间点太迟了。在纪录片引起轰动之后接案,虽然符合情理,但是对于挑剔的观众来说,是没有那么作好了。虽然在片中也解释了,而且从我的角度看,Zellner 也是想通过社会舆论来宣传和推进的(片中她的推特头像是和 SA 的合影,但是现在不是了,怀疑她也感觉其实希望越来越渺茫,尤其是第二季很可能扑街)。当然,Zellner 整合资源的能力比前两个律师还是强出不少,策略上也更加具有进攻性,而不是说控方提出什么证据,被牵着鼻子走。

  2、一些实验的噱头大于实际意义,很容易起反效果。最突出的就是那个脑指纹测谎了,感觉是来宣传的。首先,这个技术是完完全全有争议的,还说 100% 可靠,这句话本身就非常反智,可以参考维基百科第一句话给了三个定语「controversial, unproven and questionable」。其次,尽管被某些法庭视作可接受的证据,但是用在这里也是不合适的,理由片里也讲,时间久远、事实已知。最后,最大的问题是一些细节没展露出来,我估计是看一些词然后测脑电信号,有跃变的说明有反应,片中有几个词一闪而过,「behind the car」,也就是这里为了避免前一个问题,用了一些血液模式得出的一些结果作为「未知」事实来做这个测试,这个逻辑很成问题。「在车后锤杀了受害者」还是个假说呢,要是不成立,做这个测谎有何意义呢?

  lt;---待续--->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三):S2 碎碎念

  KZ明显是位精明女强人,确实接了S案子为了名,新的一季可以说是KZ的宣传片,从这个角度KZ是成功了。但这本就无可厚非,且KZ也是用心在帮助S。其实凭KZ的经验,从一开始她也不看好这个案子吧。但整个过程,坚信案子会被推翻、S终将自由比用数据客观分析结果成功的几率更加重要。无论是S1kraz的结案判词,亦是这一季州检察长都提及,这个案子已牵扯越来越多的政治因素,上升到整个司法机关、法院、警方所有国家机构的威信上,推翻这个案子就是在说明整个司法体系是错误的,维护公众安全的警方是在有意栽赃、甚至为真正的犯人脱罪。因此KZ也是在借助这一季,在扩大本案的舆论力量,靠汪洋群众来不断轰击,如她所说削减本案检方的公信力。

  本季从叙事上差于第一季,更多焦点在于S与B家人的生活,尤其对于S父母,无论S是否为真凶,看到S逐渐老迈的父母,S爸因忘带证件无法为S庆祝生日懊悔悲伤的感情,担心无法活到S出狱证明清白,担心家族生意即将倒闭。S爸的每次采访,眼神都是悲恸但又带着不甘的冲劲。

  看第一季时折服于S两位律师的人格魅力,结果这一季被KZ直接按在地上教做人了。都是百分百尽力,但姜还是老的辣,KZ的逻辑分析能力、语言的表达、专业能力各个方面,都能感受到其笃定的气场。这一季B的女律师,犹如年轻版的KZ,但毕竟资历尚浅,7judge的两场表现,都明显慌乱了,尤其第二场面对七个法官,被带进了,不如检方的代表,简单直接的坚持自己的观点。7judge的两场录音,是本季最佳,法官的提问,听着就是纯粹的享受,能直观感受到,什么叫律师爸爸。尤其论点,推翻B的案子,是在叫我们创造新的法律。一想还真是,我们仅是觉得B很明显是false confession,但judge果然不一样,越是highlevel考虑的层面越宏观,对于具体的个例自然显得不仁了。

  其实Halbach的家人,感觉到他们之所以坚信S为真凶,Bovertune的几次表态,在于他们的心境也不允许自己去真正考虑,是否凶手抓错了,真凶另有其人。因为若真是这样,那就说明,Halbach还没有安息,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而自己并没有为Halbach做任何事情。这种恐惧与愧疚会直接在他们意识到这一点之前就发挥影响,让Halbach家人无法去就这一点做任何思考。坚持S为真凶就是唯一的办法,为Halbach、为他们带来慰藉。

  这两季B都没有live的采访,很是奇怪,其实对于他的想法,没有被暴露出来。而S,若真是凶手,那绝对影帝的表现,狼王级的心态。其实看到第二季,更关注的还是其过程,警方在调查取证时绝对存在严重违规行为,检方同样。假如目前是S第一个案件正在进行,被拍成了纪录片,民众也很难想象,是真的吗?警方真的会诬陷所怨恨的人,而不去搜寻真凶,甚至对于指向真凶的线索,可以直接忽视吗。但第一个案件,确确实实S是无辜的,但人们总会对于已发生过的事情缺少感受力。

  真实的结果,到底是谁犯下罪行,可能永远无法得知了。心情如S第一季律师一样,其实反而是希望S是真凶的,不然一想到一个无辜的人,大半生囚困在监狱,被毁掉的家庭,实在无法接受。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四):把纪录片的魅力演绎到极致

  这部剧最让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所有的人不是“人物”,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现实中的人。讲的也不是“故事”,而是实实在在的事,现实中的事。人有缺点,事有缺憾。

  这第二季更是让人欲罢不能,现实永远比你想象的极限更加戏剧化,我是一口气10集看下来的。

  kz这个娘们气场太强大了,完全的女王,现实中真有这样的人,完全不会顾忌什么面子,什么人情,铁血冷酷,只看证据和结果,完全没有考虑指出另外的嫌疑人可能会产生的社会和家庭冲突,这种人一般都会做到一个行业的顶尖,她接案子,百分百是因为第一季产生的影响力,百分百是因为能获得利益,但是这错了吗?并没有。因为她是活在现实中的人。

  第一季的两个英雄律师,在第二季里被kz批的体无完肤,个人觉得真的不是主观上没有尽全力,真的就是眼界经验和能力有限,你拿个社区乒乓球队的和张继科比,那能比吗?而且时间周期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kz不光有全美领先的律师团队和各种资源,她并没有处在当时两兄弟的状态下:有时间期限,庭审不会等你的。而且bobby和后爹这种指向,在庭审中风险太大,面对的因素也太复杂,那哥俩就算心有疑虑,从性格上他们也没有kz这种冷酷到冷血的程度,敢于面对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后果:avery一家子进局子的俩人没出来,没进局子的反倒翻脸成仇。前面这俩兄弟也露脸了,找了个时间有限精力有限的理由,其实他们也知道怎么回事,总不能当着全美的面说“兄弟真使劲了,水平真的有限”吧。而且他俩搞那个论坛研讨同样是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有错吗?并没有。因为他们也是活在现实中的人。

  当然还有最可爱的我们的“主角”,勾搭人家老太太,出名了又觉得自己行了,甩了老太太,开始用笔杆子搞个金发大浪妞,结果肉没吃到惹一身骚,其实他就是个浪货,一个一身陋习的活在现实中的人。

  这个事件里每个人都是这样,因为现实就是这样,人无完人,当媒体和传播的放大镜加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这很正常。

  但是,在原则性的东西上,是不能有模糊的,比如法律,比如规则,所有参与这个案子的公诉方和法院犯下的就是不能饶恕的错误,其实到现在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avery是不是凶手已经没啥关系了(当然对他本人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是司法系统的问题,在如此多的疑点,警方如此多的违规操作,如此有影响力的案子,凭什么就可以完成定罪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驳回上诉,司法公正在哪里?kz所说的政治化是所有人都能想得到的,为什么从县到州,所有的公诉方不惜一切也要让爷俩蹲在局子里?所有办案人员为什么不会觉得心中有愧?原因很简单,有支撑他们的信念,他们就代表司法系统,司法系统是不能错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保证司法系统的权威和威慑力,就算是错了,那也绝对不能承认是错了。

  我觉得pussy kratz在庭审结语最后说的那句话才是最有分量的,“你们要想清楚,判定被告无罪就等于承认所有的公诉方,警局联合起来制造证据,陷害一个无辜的人”,搁谁坐在陪审团的位置,谁敢把这个事实扔在公众的面前?pussy kratz等于在威胁陪审团,否定这个罪行就等于否定现有的司法系统,否定现代社会建立的基石:法制。这其实也是这个案子的真正意义所在:到底是真相更重要还是维持法制的权威更重要?现有的司法流程到底在追求什么?

  案子继续发展,继续政治化,草根屁民集资出钱,和联邦现存司法系统一直斗到底,只会越来越精彩,这也是老美民主和自由的真谛,这案子要是搁在咱们这……哦呦,打住打住。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五):[更新到E03]Steve案+Brendan案每集进展+分析

  这一季Steve的案件重点在于从证据层面翻案。不同于第一季时两位一审律师采用的“警方栽赃”的辩护策略,Steve的新律师Zellner用的是“新证据+Brady violation+一审律师辩护不力”的三大理由,尽力为Steve申请重审。而侄子Brendan的案件的上诉重点则是“口供非法+律师辩护不力”。上诉到巡回法庭后,基本就只在争“口供非法”这一个点。

  E01 开头先讲第一季播出后引起的讨论、片中各人的现状。

  teve案件:

  1)在案子因为纪录片而热度剧增后(Steve方面早在四年前就联系请求她接案了),Zellner同意接案。

  2)Zellner请的研究人员通过实验证明检察官Kratz在庭审中给出的血迹证据的解释不符合常理。

  rendan案件:

  rendan的两位律师已将案件上诉到联邦法院,等待独任法官作出决定(没有期限限制,所以可能会等很久)。

  E02

  teve案件:

  1) 车头盖DNA实验,证明案件中证据里的DNA含量远高于常态

  2) Steve接受brain fingerprinting测试(类似测谎,但准确度更高),证实他在新证据方面无反应→不是真凶的可能性较大

  3) Steve案件被分派新法官,但Steve认为该法官不是向着他的

  4) 律师开始实地调查当年Avery家的车场小径(berm),搞清楚真凶和栽赃者可能采取的路线

  rendan案件:

  rendan供述视频中的coercion(胁迫)被他的律师在讲座上当作例子详细分析。

  E03

  rendan案件:

  1) 普法,由于1996年AEDPA法案的出台,联邦法官很难推翻州的判决。律师要说服联邦法官推翻判决,需要证明州判决极其不合理,以至于没有其他法官会这么判(证明标准高到离谱了可以说)。

  2) 重磅好消息!鉴于AEDPA,大家都知道Brendan判决被联邦法官推翻的希望渺茫。然而奇迹般地,联邦独任法官Duffin决定支持Brendan律师上诉提出的“口供非法”这一理由,推翻Brendan案判决。

  3) 州检对此有三个选择1-释放 B,2-重审B,3-不服独任法官的决定,向第七巡回庭上诉,目前州检未有举动

  teve案件:

  1) 证据疑点:Zellner律师询问的专家认为,按热量流失、地面灰烬情况判断,检方指出的火烧尸体的地点不可能烧过尸体。

  2) 证词疑点:作证的B的继父说谎了?

  3) Zellner律师调查S家邻居Radandt的作案嫌疑

  4) Steve公开谴责他的一审律师Jerry和Dean辩护不力(不赞同!我认为但凡看过第一季都不会质疑Dean和Jerry没有尽力吧)

  未完待续 公众号: 小古微(搜索:littleguay),欢迎来玩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六):《制造杀人犯》第二季:更上一层楼的精彩

  如果说看了第一季还对Steven有些怀疑的话,看了第二季就只剩全权支持了。但因为看了影片产生的全权支持并不能代表这个人就是无辜的。先说说第二季的拍摄。第二季是在确定Steven一案会继续发展的情况下继续跟进拍摄的,第二季主要是基于Steven的badass新女律师为想要翻案而做的各种准备工作展开,回答了很多在第一季里面让人质疑的疑点,当然也规避了一些让人质疑的疑点,毕竟这部纪录片名字是制造杀人犯,原则上是要去质疑体制的。第二季的主角就是这位女律师,她也担当得起这个主角的重任。另外,第二季里也引用了不少法庭上的录音和影响资料,加入了一些其他相关证人和人员的采访,个人觉得在结构上没有什么可吐槽的,仍然非常引人入胜,作为观众的观影感受仍然是迫不及待的,光是这点,从拍摄角度来说就已经算是成功了。

  其次来说说这位女律师,她敬业的程度堪比科学家。第一季里Steven请的两位著名的脱罪律师已经吸引了好多粉丝,而看了第二季这个超级无敌女律师的“表演”,觉得那两位简直就像是幼儿园小朋友。这位女律师在资质上已经是律师界的明星,为罪犯洗脱罪名的成功率让她早就已经知名,我想她接此案除了是如她所说,直觉上相信她的客户是清白的所以才会接下案子以外,更多的是她看到了借此案挑战美国司法权威的可能性,即假设一个被冤枉的清白公民,是否有可能闯关成功,毕竟法律系统和体制所形成的权威也是需要尊重的。她就像美剧里面的女律师一样散发着明星的光环,这位已经过了60的女律师注重外表上的打扮,谈吐文雅,逻辑思维推理能力让人不得不服,看她的分析本身就是种享受,像在上逻辑培训班。而为Brendan辩护的那位女律师相比之下明显就没有什么光环,而是一个努力的平民,尤其是最后7位法官再审时的录音资料里,至少观众听到的她的陈述是很无力的,肯定有没有展露出来的片断,但既然导演选择了这个片断展露,那么可以想象其它的片断相比也是无力的了。

  说实话看了第二季比较偏向Steven和Brendan无罪,但是看了评论之后觉得Steven无罪,但是Brendan有没有罪还真说不清了。关于有的人质疑的智力问题,比如Steven思路清晰,与第一季里面提到的智力低下不符,环境和时间是可以改变人的,包括智力,Brendan现在也不是智力正常了么,我觉得智力这点本身就是可发展的,不能说一个人因为时间和经历成长了,所以就要去否认他当年的幼稚。Steven无罪最让我信服的一点还是他欣然接受了最新的测谎测试,正如女律师所说,一个正常的有罪的人,是不会如此拼命想要不断上诉和翻案的。

  那么Brendan这家就很多疑点了,首先他母亲已经承认证词有误,而且现在已经证明了当年Bobby在法庭上有撒谎,正如女律师所说,Bobby和特雷莎的前男友的嫌疑度非常大,Barb的丈夫不一定,他也许参与了犯罪事实的掩盖,但是不一定作案了,也许真如有的网友所推断的,也许Brendan看到了他兄弟作案,才有了“记忆”,但是他的陈述其实又和法医所鉴定的特雷莎的死因不符,所以这个人身上疑点真的很多,甚至这一家人都多少有一些荧幕上没有展示的秘密。

  而真相,大概就还得等个两三年才知道了。从法庭和州与国家的角度看,有那么一部分有势力的人当然不希望此案被翻,因为这意味着法律和体制要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还是个非常巨大,涉及了非常多人的错误。另外国家要做的赔偿恐怕也是空前未有的,Steven要面临的不只是承认自己清白那么简单,而是自己的清白在有权有势的人面前是否有价值和是否值得去证明。就好比一个清白的乞丐要让总统道歉做出赔偿一样,有时候等来的只是他人的不屑一顾,而这里的不屑一顾就是法院管你证据再多我就是不给你翻案了。作为看客大家当然希望正义得到声张,但是作为正在经历的各方,尤其是法院和国家以及被涉及的官方机构来说,他们肯定是希望用拖延来压制这个案子的发酵的。

  希望有第三季,想必会很精彩。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七):有必要吗

  在2005年11月23日发行的《纽约时报》上,有一篇标题为“Freed by DNA, Now Charged in New Crime(因DNA重获自由,现今面临新指控)”的报道。新闻中的当事人是一名叫做Steven Avery的42岁男子。他背负性侵罪名坐了十八年冤狱,获释后随即状告当地政府要求千万赔偿,却涉嫌谋杀再一次被警方逮捕。

  因为这篇文章,两名哥伦比亚大学的在读学生决定驱车从纽约前往Steven的家乡威斯康辛州的马托沃克县(Manitowoc),用一台借来的摄像机,开始尝试将发生在Steven身上的一切拍摄下来。

  十年之后,10集纪录片《制造杀人犯》(Making a Murderer)通过Netflix悄然上线。仿佛就在一夜之间,Steven Avery成为了全美家喻户晓的名字,成为所有电视节目新闻报道关注的焦点,成为线上线下人们争相参与讨论的话题。

  因为Steven的遭遇确实令人难以置信。在1895年的夏天,一名叫做Penny Beerntsen的女子在绿湾被残忍殴打并侵犯。因受害人通过照片指认,时年23岁帮手打理家族汽修厂的Steven,成为该案件头号嫌疑犯被捕入狱。尽管有多名不在场人证能证明案发时Steven远在四十英里以外,Steven最终还是因强奸及企图谋杀罪被判服刑32年。直至十八年后,新的DNA技术证实罪犯另有其人,Steven才得以沉冤昭雪。这场错案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风波,甚至起草了一项以Avery命名的改革法案,致力于规范证人证言取证程序,以避免同类冤假错案再次发生。然而就在该法案通过的当月,重获自由不过两年时光的Steven Avery,再一次成为了头号嫌疑犯。

  2005年的10月31日,就职于某汽车杂志的女摄影师Teresa Halbach失踪。她在公司留底的最后一项工作预约是当日下午前往Steven的家族汽车回收厂,为一辆二手车拍照。同年次月,Steven被当地检方指控绑架、强奸、一级谋杀等多项罪名,Steven年仅16岁且智力低下的外甥Brendan Dassey同时被控协助谋杀。然而在侦办调查过程中,检方取证错漏百出,对Brendan的审讯有明显误导,加之Steven作为冤案受害者要求政府赔偿的身份,都令这起案件疑点重重。

  《制造杀人犯》将摄像机对准Steven,以他的个案为窗口,用长达数年的记录来探究美国司法体系在地方的运作。这部纪录片取得的成就,不在于高收视率,不止于艾美奖最佳纪录片的殊荣,更多的是它引起了远远大于其他流行电视节目所产生的轰动效应。

  今年Netflix想趁热打铁播出续集的计划并不算太让人意外,不过在《制造杀人犯》首播整整三年之后的现在,许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由于第一季的播出成为世界瞩目的案件,《制造杀人犯》第二季所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第一季的成功。任何Steven的消息,都能登上头条,人们对次案的任何关注反而都成为了第二季的“剧透”。所以这次第二季开播,关键就在于还能提供给观众多少不能从各大新闻媒体或网络社交获取到的信息。

  《制造杀人犯》第二季聚焦于Steven被定罪之后所发生的事,这一季真正的主角,与其说Steven倒不如说是他的新律师Kathleen Zellner。这位专攻冤假错案的律师,保持着曾使19名定罪囚犯重获自由的记录。Kathleen接手Steven的案件后,以她丰富的经验开启了帮助Steven的上诉之路。

  虽然第二季时隔三年才推出,但未免还是有些操之过急,没有第一季的庭审之战或戏剧性的转折,虽然新律师Kathleen与其团队带来了新的调查思路和专业研究,对案件却并没有突破性的实质进展,更多的仍旧是合成影像资料、采访录音,及悬而未决的结果。从观看性来讲,效果远不如第一季。

  《制造杀人犯》曾被指责对受害人的篇幅过少,第二季刻意补充了一些受害人Teresa的方面的内容。不过归根结底纪录片不是新闻报道而是一种艺术形式,作为人造作品就一定有创作者想表现的视角。《.造杀人犯》的成功,将Steven的个人生活变作了一场全民参与的公众消遣。从大众关注度、对公检法的质疑再到地区间的政治博弈,都使得这一本就复杂的案件上升到了更高的层面。时至今日,受害者Halbach一家仍未获得彻底了结,Steven与Brendan依旧在监狱里服刑,二人的律师团队还抱有帮他们重获自由的希望,观众应该也会在将来再看到第三季的故事,问题在于还有没有这个必要?

  2019.10.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八):脑补下布兰登审讯时的心理活动

  看完第二季来回顾下。

  尝试还原下智商69的16岁傻大个布兰登在没有律师陪同下单独接受两名资深警察“问讯”的部分场景。(脑补了下当事人心理活动)

  警官:我知道你隐瞒了真相,我什么都知道了。如果你做了一些我们觉得发生了但你不想告诉我们的事儿也没关系,只要你坦白承认你做了就可以。

  布兰登:嗯。(内心OS:问得有点懵,我到底做还是没做呢?)

  警官:说说那天是咋回事儿。

  布兰登:我去给我叔拿信,他开门拿了就走了。

  警官:打住,别难为我也别难为你自己,开门时你听到了尖叫声。

  布兰登:啊~?(搞什么飞机?)

  警官:老实交代,你进门了,是不是?(忽忽悠悠就瘸了)

  布兰登:嗯。。嗯哼。。(你说是就是喽)

  。。。。。。。(这部分没播出来)

  警官:所以你俩一起性侵了她还捅了她,blablabla

  布兰登:嗯。。嗯。。嗯。。(emmm,这编到啥时候,我想回家)

  警官:还有没交代的,快说(快编!)

  布兰登:。。。(臣妾做不到啊,俺又不是编剧~)

  警官:友情提示哈,跟头有关的。(给你划重点了哈)

  布兰登:。。。(头?头咋了,咋编啊?)

  警官:布兰登!你俩还干了啥?不,是他又逼你干了啥?(醒醒哎,别打瞌睡!)

  布兰登:。。。(我快被你们逼疯了!)

  警官:我知道你是被逼的,说吧,还干了啥?

  布兰登:。。。(我编不出来啊!)

  警官:我们有证据的,你就说吧。(跟头有关喔,都提示你了喂!)

  布兰登:我叔给她理了发?(我猜对了没?)

  警官:理发?(你他妈在逗我?)得。。还有呢?(编认真点啊喂!)

  布兰登:用拳头捶她。(我被你们捶得脑壳疼)

  警官:还有呢?(编得不对,继续编!)

  布兰登:。。。(我脑细胞死光了都)

  警官:说吧,他还逼你干嘛了?(我准备跟你玩一天)

  布兰登:割她(我想放弃)

  警官:割她哪儿?

  布兰登:割喉?

  警官:割喉?还有呢?她的头呢?(敲重点啊智障,快照重点编!)

  布兰登:。。。(我选择GG)

  警官:说吧,我们都知道了,只想听你说出来。(老子快没耐心了!)

  布兰登:我真的想(编)不出来了。。

  警官:得,直接说吧,谁朝她头开的枪?(MMP,给你开卷考选择题了啊,请听题,你俩一起杀了人,谁朝受害者的头开了枪?)

  布兰登:他喽(问简单点我就明白啦!)

  警官:刚才咋不说(这都编不出来?)

  布兰登:因为我想不到(比考试都难唉!)

  警官:现在想起来了吧(还不多谢我给你划重点!)

  布兰登:。。。(考试结束了没)

  警官:歇会儿吧,上不上厕所?

  布兰登:不用。

  警官:三明治要不要?汽水喝了吧(好好听话有奖励哦)

  布兰登:不用了(葛优躺)

  警官:我一会儿再过来哈(准备考B卷了哈)

  布兰登:等会儿,还有多久整完啊(这考试也太长了吧?)

  警官:很快了,别急。(中场休息)

  布兰登:你觉得我1点29分前能回去吗?(一点半要交作业呐,上学快迟到啦)

  警官:应该不能,咋地了?(你想多喽)

  布兰登:我第六节课要交作业(迟交老师会骂的)

  警官:作业的事儿先放放,好吧~(你想多喽)

  布兰登:好吧(有警察打包票,作业不用交喽)

  (休息片刻后)

  警官:你知道我们是警察,由于你刚才招供了,所以我们必须逮捕你。(你中计喽,哈哈哈)

  布兰登:。。。(什么情况,我干啥了)

  警官:你之前有预料到么?(惊不惊喜?)

  布兰登:关一天还是怎样?(我犯啥罪了?因为编故事?)

  警官:我们也不知道会关多久,但我告诉你,你干得漂亮,坦白从宽嘛。(意不意外?)

  布兰登:。。。(其实我还没明白发生啥了)

  警官:你这样才是好孩子,说出来自己晚上也能睡个安稳觉了不是。你最近都没睡好吧?(叔叔就是这么体贴)

  布兰登:嗯。。(好像挺有道理~哎,咋还拷上了,我作业不用交了吧?)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九):真相还要等多久?

  etflix2019年底出品的大热纪录片《制造杀人犯》(Making a Murderer)第一季引发的风暴余波犹在,时隔三年推出了第二季。

  从观影角度讲,第二季没有第一季的跌宕起伏毫无冗余。第一季十年磨一剑,大量的资料报导,庭审录像,控辩双方对证人的直接询问和交叉询问,三方不经预演的当庭表现直击人心胜于任何一部律政剧。

  第一季接二连三的冲击来自于诸多的出人意外:

  真人真事,因曲折离奇而难以置信。

  不是演员,都富于表现又特色鲜明。

  teven Avery IQ 70,简单清晰的话语有一种毫无伪饰正中核心的力量,让我时不常疑惑他的智商怀疑自己的智商。

  满口仁义的检察官Ken Kratz总洗不脱一股奸猾油腻的气息。(在至少五位女性出面指控其性骚扰遭新闻曝光后,K.K因药物依赖和性成瘾寻求治疗,于2019年10月被迫辞职)

  行事蹊跷的警官在交叉询问中辞色闪躲左支右绌。

  证据充分,又疑点重重。

  正义还是利益?罪有应得还是栽赃嫁祸?

  看第一季时对Steven的两位律师很膜拜,Jerome比较活跃,风格爽捷犀利,Dean更为沉静,持重缜密,私心里很喜欢Dean敦厚儒雅的气质。Steven庭审结束Dean面对记者提问回答:“。。。我们的刑事司法系统在1985年严重辜负了Steven Avery,继那之后一再地辜负他。我怕这是又一次历史重演,尽管每个人都已尽力,竭尽所能了。因此我在个人层面非常难过,因为我的案子败诉。在一个广泛的层面我也很难过,因为,你知道,人生中,我们在正义的道路上始终没有进步。”之后他还有说:“刑事司法系统的弊病主要来自于警察,公诉方,辩方律师,法官以及陪审员,他们常常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确信他们是正确的,他们就是对的。只是很不幸,我们刑事司法系统中的所有人都缺少一颗谦卑的心。”只要有偏见,公正就道阻且长。

  如果第一季更多的聚焦于当地警方和控方的诸多处置不当(渎职甚或陷害)的行径,第二季则上升到对整个司法系统的质疑。如果州法院维持地方法院的原判,在层层上诉的过程中,像从山顶滚落的雪球越滚越大,推翻之前的判决会难上加难。

  年仅16,智商不足,性情软懦极易受影响的Brendan Dassey(Steven的外甥,因同一桩罪行被捕),在警方和公派辩护律师及其调查员齐心协力谆谆善诱耐心帮助下终于给出令人满意的供词是他被起诉监禁的唯一依据。西北大学青少年冤案中心的Steven Drizin和Laura Nirider对其非自愿强制性供词的申诉在州法院系统被驳回后层层上诉到联邦法院系统,两次胜诉,却在州法院拼死抵抗下功亏一篑,在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经全院庭审以4:3被驳回。

  不得不提,支持Laura的三位法官都是女性,反对的四位法官有三位男性。法官Hamilton撰写的多数意见,只能找到律条逻辑,其中缺失的情理与人性在支持Laura的女法官们的庭审录音中清晰可见。首席法官Wood说道,在观看审讯录影时,调查人员让她毛骨悚然,他们的哄骗行为VERY VERY不诚实。她撰写反对意见:由于本法院决定不予调整的不公正,Dassey将在监狱度过余生 。谨在此表示异议。。。法官Rovner撰写反对意见:是时候将我们对胁迫的理解带入21世纪了。。。我将此视为对正义的严重误判。谨在此表示异议。。。

  第一季播出引起的多米诺反应,最直接影响Steven Avery 未来走向的是,Kathleen Zellner,全美以帮助身陷囫囹的无辜之人脱离牢笼而著称的女律师同意接手,免费(此处大写加黑)。目前已经有19位受益者,Steven会是第下一个吗?

  第二季出场的K.Z言谈举止舒缓从容,气场强大的女王范之下,有着坚定的意志,明晰的策略,无情的手段,和对隐藏真相的近乎强迫的执迷。如果说Dean 和Jerome是优秀的律师,K.Z则是此中的杀手。父亲是地质学家,兄弟姐妹大多心理学家或律师,曾经试想过成为一个检察官或者FBI特工,将坏蛋绳之以法的她热爱调查,享受解开谜团的艰难过程。比起第一季中的Dean和Jerome(更像是孤军奋战),K.Z有充足的人力(各领域的专家大咖可供咨询请教,经验丰富的调查员,还有一班能干养眼的年轻助手),财力(这是人力和免费的基础),时间(没有开庭日期的限制),以及第一季的雷霆之力催生的有利舆论环境,在D和J的研究基础上,重新搜证,彻底调查,进行各项重现犯罪场景的实验。她不止要证明Steven的无罪,还要找出真凶。问题在于,一宗2005年的谋杀案,当年已然重重干扰和阻力,时隔这么久,曾经的犯罪遗迹早已湮灭在时间的瀚海黄沙里,现在还能还原真相吗?

  第一季结束时Steven说:“当你知道你是无辜的,就会继续前行。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早晚有一天。”

  teven Avory第一次因未曾犯下的强奸遭起诉,在科技发展到DNA鉴定证明他的清白之前,已经在狱中度过18年。这一次,他又要等多久?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观后感(十):关于《制造谋杀犯》第二季的一些梳理

  理性本身不会产生行为,所以哪怕是记录片后面有一个目的在驱动也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主要是回过头我们可以通过理性来考查你这个过程有没有偏颇。

  第一季结束后,美国媒体提到了几个steve有罪有力证据,并且其中不少在这些媒体看来是被这个”不公正“的纪录片故意忽视没有加入内容中的,看看第二季是如何回应这些质疑的。

  第一季后持有Steve有罪的观点的人所提出的几个关键点,引述来自之前在简书上看到的文章有以下这些:

  https://www.jianshu.com/p/5702c1d18bfe

史蒂文小时候, 不是出于玩笑烧死了一只猫, 他是沾上汽油之后, 将其扔进火里, 看猫 被折磨 。史蒂文早就盯上了特丽莎, 作为作案目标。特丽莎是一本汽车杂志的记者, 兼摄影, 在 此之前, 被杂志社委派, 来拍一辆房车。第一次来的时候, 敲门, 史蒂文只裹了一条毛巾开 门,吓得女记者逃走了。2005年 10月 31日,8:12am,史蒂文给汽车杂志打电话,要求“派 上次哪个女记者来”。为了诱骗女记者来, 史蒂文用了假名字和妹妹的电话, 骗过特丽莎。特丽莎的手机, 相机和 pda, 在史蒂文门外 7米开外的燃烧桶里, 被发现。但是纪录片 中, 对此事只字未提。给人的感觉是, 只发现了一些被烧毁的骨头。还在蹲监狱的时候, 史蒂文就曾告诉另外一个狱友, 他放出去之后, 准诶建一个“酷刑 室”, 专门强暴, 折磨, 和杀害年轻女人。他甚至画了草图。并且他告诉狱友, 消灭 dna 证据的最好办法是焚尸 。死者的骨头, 在史蒂文院子里的燃烧坑里, 跟钢铁的残留物凝在一起, 符合他外甥招供 的, 他们把轮胎也扔进焚尸坑里燃烧。焚尸坑就是第一毁尸现场。纪录片中, 律师生成, 这些骨头是别处移过来的, 是不能成立的。在燃烧坑里,同事发现了特丽莎的牙齿(她的牙医认出是她的),她当日穿的牛仔裤残痕, 以及史蒂文用来翻腾她骨灰的工具 。电话记录显示, 在案发当天, 也就是 10月 31日, 史蒂文给特丽莎打了三个电话。一个 是下午 2:24, 一个是 2:35, 都使用了号码隐身功能(号码前 j按 67), 这是特丽莎赶来的 时间。为了伪造不在场的证据, 在特丽莎已经到达并被他残害之后, 4:35分, 他又给特丽 莎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但这次没有加播67, 因为他知道, 特丽莎根本不可能接电话了。史蒂文的 DNA(不是血液, 而是汗液的)在特丽莎的丰田 RAV4发动机盖子下面被发现 和提取出来。这台车自 11月 5日就被犯罪实验室封存,执法人员不可能弄到史蒂文的汗液, 并且放到发动机盖下面 。弹道专家说, 车库里发现的带有特丽莎 dna的子弹, 是史蒂文的来复枪射出的, 但这支 枪自 11月 6日起, 就被警察作为证据严格封存。而子弹是在 4个月后发现的。如果警察栽 赃放下的子弹, 那么他们如何能够拿到他的枪, 并且射出子弹, 并且保留四个月, 再放进史 蒂文的仓库?这个子弹必然是 11月 5日前发射的。也就是说, 根本不存在栽赃陷害。

  ——————————————————

  ——第二季中涉及到以上要点的辩方反驳——

  1.汗液部分,第二季第二集中提到,其实并不能准确的说是来自汗液,如果客观的说应该说是:“是来源不明的DNA",因为汗液是不可能检测的。而且辩方律师进行的实验表明如果只是接触DNA的话,那出现在车盖上的DNA的量会比现在法庭证据中的DNA总数少很多,而且15次实验只有4次留下了可检查的DNA。

  然后合理推测,打开车头盖的这个地方,其实最可能就是用手去碰,第二季里说了几个留下DNA的方式①血液②唾液 ③精液 ④尿液 ,血液被检方证明没有, 精液似乎不会出现在那(个人怀疑:强奸后手上有自己的精液?) 唾液?又不是舔狗,不太可能有舔这种地方的癖好吧, 尿液?同上,尿在这真是技术,而且如果这样不可能不在引擎周围也留下尿液。

  因此,辩方的一个可能性怀疑是尿液或者唾液的栽赃。

  然后一个间接可能证明是栽赃的证据是检方的取证方式,按理来说,我们打开车头盖回去抓支撑杆,但是检方除了对嫌疑人用手去撑起支撑盖的那个点采集DNA外,没有对其他任何嫌疑人可能碰触的地方进行采集。

  ——————————————————

  2 史蒂文小时候, 不是出于玩笑烧死了一只猫, 他沾上汽油之后, 将其扔进火里, 看猫 被折磨 。

  3 还在蹲监狱的时候, 史蒂文就曾告诉另外一个狱友, 他放出去之后, 准诶建一个“酷刑 室”, 专门强暴, 折磨, 和杀害年轻女人。他甚至画了草图。并且他告诉狱友, 消灭 dna 证据的最好办法是焚尸 。

  这两个属于非常非常间接的证据,所以好像第二季里面根本没有理会,2是让人对Steve的人格产生预判,3中且不说这个狱友的证词的可信度,他甚至不是<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对自己罪行的坦白,只算是一种犯罪构想,因此就算这个狱友说的是实话,但是我扬言要去怎么怎么杀一个人,和我真的去杀人是不同的,不能作为证据。

  ——————————————————

  4在燃烧坑里,同事发现了特丽莎的牙齿(她的牙医认出是她的),她当日穿的牛仔裤残痕, 以及史蒂文用来翻腾她骨灰的工具 。

  5 死者的骨头, 在史蒂文院子里的燃烧坑里, 跟钢铁的残留物凝在一起, 符合他外甥招供 的, 他们把轮胎也扔进焚尸坑里燃烧。焚尸坑就是第一毁尸现场。纪录片中, 律师生成, 这些骨头是别处移过来的, 是不能成立的。

  作为第一毁尸现场, 第二季中辩方律师请的专家认为目击者对于第一毁尸现场的描述不成立,因为不可能产生这么高的或,并认为这个地方不可能完成尸体燃烧,而且也没有任何尸体在那里被燃烧,因为没有尸体残留物和灰烬,而这是这个专家在每个焚尸现场都会见到的。

  检方取证上的疑点:没有发现骨头的现场照片——也就是没有发现物在第一现场的照片,现在的证据是已经被采集了的骨头,因此即使发现了她的牙齿,这个发现和发现现场的联系有多么紧密似乎存疑。

  ————————————

  6 车钥匙上的DNA。

  第二季中提出:①一个是车钥匙上没有血液DNA这个和Steve手伤不符②如果是接触性DNA,那么留下的DNA的量还是太多了,第二季中辩方请的专家做了实验,结果DNA留存量只有本案证据中DNA量的1/10(再次指向证据栽赃)

  检方疑点:检房的专家证人引用了一个”分泌者“的假说来影响陪审团对于证据的看法,但是辩方在第二季中请来的专家指出这种假说的可信度是存疑的。

  ——————————

  7 弹道专家说, 车库里发现的带有特丽莎 dna的子弹, 是史蒂文的来复枪射出的, 但这支 枪自 11月 6日起, 就被警察作为证据严格封存。而子弹是在 4个月后发现的。如果警察栽 赃放下的子弹, 那么他们如何能够拿到他的枪, 并且射出子弹, 并且保留四个月, 再放进史 蒂文的仓库?这个子弹必然是 11月 5日前发射的。也就是说, 根本不存在栽赃陷害。

  第二季中指出子弹上的DNA是指被害者的血液DNA而且其实州政府并没有实际证明(但是影响了陪审团)这个子弹是被害者的死因。 另外辩方在第二季请来的专家说,案中的枪打穿头骨的可能性很小(而打穿是子弹留在车库的要件),而且如果打穿了,那么子弹上必然留下被害者的骨碎片,但是案中的子弹上没有。 ———————— 8 电话记录显示, 在案发当天, 也就是 10月 31日, 史蒂文给特丽莎打了三个电话。一个 是下午 2:24, 一个是 2:35, 都使用了号码隐身功能(号码前 j按 67), 这是特丽莎赶来的 时间。为了伪造不在场的证据, 在特丽莎已经到达并被他残害之后, 4:35分, 他又给特丽 莎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但这次没有加播67, 因为他知道, 特丽莎根本不可能接电话了。

  第二季辩方律师给出的理论是,别管这些行迹看上去多可疑,2:27分,也就是两个67电话之后,她告诉《汽车交易商》杂志的多恩普利什卡。自己在去Steve的家。

  辩方的另外一个逻辑是,被害者的手机号Steve是知道的,为什么还要故意打到公司去留下证据。(个人觉得这个理由也不一定成立,毕竟一般人认为打到公司可以给被害者施压,因为公司可能可以命令员工)

  第二季还提到一个假设,可能被害者还要给别人的车拍照但是还没来得及汇报(但是没有电话记录仍然是这个假设的软肋)

  另外第二季另一个室友假说也没有确证,而且容易掀起网络暴力...

  (个人看法,对于这一点辩方的辩护有点弱,但是其实4点35分的电话没加67其实也可以有很多解释,例如他们确实已经见过面了,之前需要担心被害人不来的理由已经没有了,所以不加了,结合另一个证据说的第一次见面Steve裹着一个毛巾就见被害者,害得她吓了一跳,是不是可以得出某些不那么凶险的解释,例如Steve担心被害者因为害怕自己的性骚扰所以不接电话所以到了4点35分,已经见到她的Steve没有必要再加67了,包括为什么故意留言说没见到,会不会在见面中Steve又有其他性骚扰行为,所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不想承认被害者来过————总之虽然这一点上Steve可疑度非常高,但是如果还存在其他可能性,定罪可能都得更慎重。) _____

  9 特丽莎的手机, 相机和 pda, 在史蒂文门外 7米开外的燃烧桶里, 被发现。但是纪录片 中, 对此事只字未提。给人的感觉是, 只发现了一些被烧毁的骨头。

  对于这一点,如果我没看漏的话,好像第二季里面没有正面的回应的内容。

文章标题: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经典观后感集
文章地址: http://www.guojindz.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2326.html
文章标签:杀人犯  观后感  第二季

[《制造杀人犯 第二季》经典观后感集]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