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精致人生

时间: 2019-12-01 08:34:59 | 作者:7天 | 来源: 国金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68次

精致人生

  早上8点,“精致人生”美容美发店的门口照例放起了音乐,“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一群20左右的男孩女孩穿着统一的服装跟着音乐跳起舞来,店长边领舞边喊:“早上好!”店员们跟着喊:“好!很好!非常好!”店长似乎很满意:“笑容!对顾客要一直保持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扫了众人一遍:“王小强!保持笑容!”

  王小强不会跳舞,手脚总慢半拍,今天还顺拐了好几回。他脑子里都是昨晚他妈给他打的那通电话:“你爸夜里拉货翻车摔断了腿,你能不能跟店里说说支点钱出来?”他不敢说他现在在店里只是学徒,只包吃住不给工钱,店长说这还是看在他表哥曾经在这里干过的份上,要不然“这么呆头呆脑的当学徒都嫌费话”。

  丹丹偷偷踢了他一脚:“卷毛说你呢!”

  小强回了神,咧开了嘴。卷毛店长白了他一眼。小强问自己:就这个店长能借给你钱?

  跳完操,小强想找丹丹说声谢谢。他来这里两个多月,数丹丹对他好,丹丹长的也好看。大家都说店里这些女孩艳红最好看,但他不觉得。艳红没事就拿着镜子擦来抹去,高兴时就“小强,给我取个快递!”“小强,给我买碗米粉!”不高兴时就骂“土豆长两个眼睛都比你脑子灵”,他瞧她细长的眉眼和薄薄的红嘴唇,心里把她比成狐狸精。

  他拿眼睛找着丹丹,丹丹正在拖地,边拖边抱怨:“轮流值日,今天是艳红的班!”

  卷毛说:“艳红没起来呢。”

  丹丹不服气:“她没起来就得我替她拖啊?”

  卷毛说:“她昨天晚上加班了!”

  丹丹把拖布一墩,火顶到脑门子:“你俩加班干的啥?”可是她毕竟还是没说出口,咬咬牙,扭头狠狠地把拖布杵水池里冲着。

  卷毛走到她跟前:“你要是乐意加班,明天也可以不起早。”丹丹不理他,把水龙头拧更大了。

  小强蹲着擦门口的玻璃,一个女孩走近了,他赶忙起身开了门:“欢迎光临!”

  女孩有点羞怯:“呃,请问,能用团购券么?”

  他没太听清,也不好意思让她重说一遍,因为他看见她在门口转了好几圈才下定决心走进来的。

  负责前台接待的露露忙走过来:“请问是烫发还是染发?”

  女孩拿出手机:“我团了一张你们家的烫发券……”

  露露热情减半:“哦……能用……有熟悉的老师没有?”

  女孩当然摇头。露露朝里喊:“谁来作个团购的烫发?”里边的几个发型师都兴致不高,后来一个小帅哥走了出来:“你好,我叫jacky。”

  女孩点点头,跟jacky坐下,jacky问她想烫什么样的,她说,自然一点的卷,看上去斯文又干练的,因为她明天要去一家公司面试。

  Jacky说:“听口音,东北老乡儿吧?”

  女孩点点头:“四平的。”

  Jacky啧啧:“妈呀,太老乡儿了!我延吉的。”可是他昨天跟黑龙江的客人说他是佳木斯的。

  Jacky又问:“来北京多长时间了?”

  女孩说:“才来。毕业就在四平来着,呆了半年,东北没啥机会,上北京试试。”

  Jacky一拍巴掌:“那就对了!我也是,以前在老家那边干,活儿可不好找了,到北京这么两年,就老多客户了,都回头客,还是得在大城市发展!”

  女孩点点头:“明天我面试那家公司挺好的,我想抓住这个机会。”

  Jacky说:“老乡儿,不是我忽悠你,面试必须得好好打扮打扮,那第一印象老重要了。我们有个客人,方姐,人家总收拾立立整整的,一看就是白领丽人,现在才30多岁,部门总监!老带派了!”

  Jacky又问:“你有对象没?”

  女孩脸一红,没说话。Jacky说:“我们还有个客人,李太太,个个礼拜过来作美容修头发,为啥呀?就是因为打扮的漂亮才能嫁个好老公啊!她老公高富帅,对她千依百顺,她又生了龙凤胎,那李太太真是,拿你们话说,拯救银河系了。”

  女孩还是没说话,但是有点神情恍惚。Jacky接着说:“不过哈,我看方姐和李太太,哪个都没你好看,你要是打扮上,比她俩强多了!你就该趁年轻好好拾掇拾掇,找个好工作找个好老公,到时回四平,多给爹妈长脸,看谁还敢瞧不起咱!”

  Jacky看女孩的心已被说活,再加把劲:“我建议你作个韩国水晶的,那效果真不一样!再挑染一下,气质立刻上个档次!”

  女孩嗫嚅着:“太贵了……”

  “哎呀老乡啊,我刚才都白说了吗?你这是投资啊,只有投资了才有回报啊!你现在不投啥时投?你人老珠黄了再打扮?有人看吗?”

  女孩还是踌躇,jacky说:“这样吧,我帮你和店长说说,给你打个折。”一招手叫来了卷毛,“店长,这是我老乡,你看看能不能多给优惠点?”

  卷毛为难地摊摊手:“这都已经是活动价了,要不是这两天周年庆……”

  “这不是我老乡么?就算我求你了!人家挺不容易的,小姑娘才来北京,明天面试!人家明天面上了,上大公司上班了,以后肯定在咱家办会员啥的,是不是老乡?”

  女孩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卷毛像是一狠心,说道:“好!就当我拉个回头客了!再给你打个8折!”

  女孩还想说什么,可是那个成为白富美嫁给高富帅的肥皂泡太耀眼,她实在不舍得戳破,胡里胡涂的就交了钱。

  Jacky出来抽烟,阿亮打趣他:“又摘了条小嫩黄瓜?”jacky笑而不答,阿亮说:“当心你的老黄瓜吃醋啊!”jacky骂道:“放***屁!”这时他听见露露高声喊:“钱姐来了!”

  钱姐穿了一件新貂,可还是盖不住她的水桶腰,她脸擦的雪白,嘴唇子涂的血红,大金链子让人忍不住替她的脖子叫屈。她总抱怨美容院的面霜不够紧致,就不想想她脸上的褶子就是上电熨斗非大功率的都摆不平。

  她躺在洗头床上,对小强挥挥手:“让jacky给我洗,jacky的手法我最喜欢。”

  小强如蒙大赦。Jacky走过来抚弄她的头发,钱姐满足地哼哼着:“就你力度最好。”

  Jacky撇撇嘴:“我现在不给人洗头了,除了钱姐你。”

  钱姐捏了一把他的手:“你哪天不爱干这个了,上我建材城去,我让你当部门经理。”

  jacky笑了:“我没那个本事,姐你在我这多作点会员项目就得了。”

  钱姐忽然睁开眼:“你几点下班,晚上带你吃夜宵。”

  Jacky飞速地想这次再用什么借口,一时没想出来,只能嘻嘻笑:“我姐夫去不?”

  “他?”钱姐冷笑道,“他跟秘书出差了。”

  Jacky去给钱姐和焗油膏,阿亮又凑过来:“今晚安排上了?”

  Jacky骂道:“少放屁!你才和母猪安排!”

  阿亮说:“你这就不地道了,挣人家的钱,还嫌人家老!”

  “放屁,她就是倒退二十年我也不跟她,长的那个丑样!”jacky顿了顿,“宁可跟方姐都不跟她!”

  阿亮也乐了:“方姐?那个死变态?”

  Jacky忙把手指往嘴上一比:“嘘,变态来了。”

  方姐脱了大衣,递给小强。小强小心翼翼地挂好,据说这件大衣上万,包也是什么驴牌的。小强虽然对客人都有点怕,但尤其怕方姐。方姐并不小气,长的也算漂亮,但是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如果给她推销她肯定板着脸什么都不买,要是她用着好花几千上万也不眨眼。听说她是清华毕业,又上美国读了博士。小强想,他们村那年有个考上本科的大家都说是祖坟上冒青烟,考上清华的,那得是文曲星下凡吧?可是文曲星怎么会是个女人呢?

  小强打开水龙头,想问问水温可不可以,可他看着方姐紧闭的眼睛和毫无表情的脸,还是没勇气问。上次阿亮就是吃了多嘴的亏,问了一句:“姐,孩子几岁了?”方姐腾地睁开眼,冷冷地说:“我还没结婚。”阿亮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嘟囔一句:“三十多还没结婚?”方姐起身径直走向店长:“你们店员这么没礼貌?专门打听隐私?”店长也慌了:“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姐咱可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又呵斥阿亮:“赶紧道歉!”阿亮满心委屈却不敢违拗,暗暗在心里骂“一辈子嫁不出去,死变态”。

  小强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得问下,要不然客人嫌水太热太凉,他还是要挨骂。他鼓足勇气才要开口,方姐电话响了。她闭着眼睛接电话,说了半天“KPI”“deadline”“PlanB”这样的词儿,他一句听不懂,又不敢插话。她终于挂掉电话,头发早洗好了。她扭过身一看水池中那么多头发,厉声呵斥起来:“不会轻点儿!头发掉了这么多!”

  小强想辩解,怕她更火,不辩解,也怕她更火,张着手不知怎么办。丹丹一把推开他:“姐,小孩子没轻重,别理他,我给你擦擦。”

  方姐压了怒火,转过身。丹丹说:“姐,最近工作压力大吧?是不是常熬夜?我看你皮肤可没上回好了。”

  方姐没说话,丹丹说:“我给你按按肩颈,你们坐办公室,肩颈最容易出问题了。”

  丹丹给她按了一会儿,又说:“压力大、熬夜、吃饭不准时,新陈代谢就混乱,对皮肤、头发都不好。”她见方姐不吭声但是表情似乎缓和下来,又试探着说:“我们店新到一批洗发水,纯植物的,强根固发,要不,带一瓶试试?”

  小强真心感激丹丹给他解了围,又佩服她聪明会说话。丹丹笑了:“我刚出来打工时也和你一样,慢慢学着就会了。”又拍拍他肩膀:“我弟和你一般大,个儿也差不多高,眉眼儿也有点像,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特别像他。他今年高二,学习可好了,我要使劲挣钱,让他上北京念大学。”

  卷毛走了过来:“就知道聊天!把毛巾洗了晾上!”

  丹丹嘟着嘴,洗好了毛巾拿到后面去晾,只见艳红在那里“咯咯”笑着和人聊微信呢,丹丹往地上吐了一口:“不要脸!”

  艳红挑起眼睛:“你说谁?”

  丹丹也不想示弱:“谁不要脸我就说谁!”

  艳红叉着腰冷笑:“卷毛偏向我你眼红是吧?我告诉你,这是我应得的,我有付出了就应该有回报!你呢,又想假正经又想占便宜,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你才不要脸!”

  丹丹一时找不到话反击,又咽不下这口气,冲口而出:“操你妈!”

  艳红一把揪住她脖领子:“我妈早死了,要操也操的是你妈!”

  卷毛冲过来分开两人:“别吵了别吵了,还不快点去给李太太洗头发!”

  艳红松了手,飞快地抹抹眼睛,换上一副笑脸:“李太太好。”

  李太太本姓张,可她不喜欢人家叫她“张姐”,她就喜欢人家叫她“李太太”。她和李先生是大学同学,毕业没多久就结了婚,结婚没多久就怀了孕,怀孕没多久她就辞了职。李先生从职员升上了总监,李太太从职员老婆升上了总监老婆。她手机桌面就是一家四口的合照,高富帅+白富美+小天使组合,让她总是去按HOME键,恨不得手机屏幕时时都是亮的。

  李太太讲话娇气细气:“我今天想烫个梨花头。我老公昨天说梨花头好好看。”

  李太太戴着卷发棒,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窗外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她看到对面饭店门口停了一辆车,那车怎么那么像她家的呢,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那男人也怎么那么像她家的呢。

  她瞬间就冲了出去,戴着满头的卷发棒。她冲到了男人面前,是的,车是她的,男人也是她的,可男人牵的手,不是她的。

  李先生眼里有一丝慌乱,他扶住李太太:“回家再说。”

  李太太推开他的手:“你……你对得起我吗?”

  李先生反倒平静下来了:“这么多年来,你吃的喝的穿的戴的,哪一分钱不是我的?你爸出车祸,你妈作手术,你妹结婚,你弟找工作,哪一次不是靠我?你又作过什么?生孩子?洗衣作饭擦地板?呵呵。本来,为了孩子,我打算我们就一直过下去,但今天你既然觉得是我对不起你,那OK,你随便。Amy,我们走。”

  Amy打她身边走过,瞧都没瞧她一下。她想骂她贱人小三臭不要脸,可她看见她新烫的梨花头,忽然就像掏空的麻袋一样,瘫在地上了。

  理发店里的人们也都透着玻璃看着热闹。

  钱姐吐了一口烟:“怂逼!就会哭!”她掏出手机:“阿贵吗?你甭管我是谁,我告诉你个事,你老婆现在正和她老板在xx酒店开房……”

  方姐仍然面无表情,她的手机弹出一条消息:“我最后再和你说一次,你的工作和我,你只能选一个。”她按下了“删除好友”,可在“确定”和“取消”间,她好像犹豫了一秒,也好像犹豫了十年,她的手有点抖,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确定”。

  店里平时视李太太为楷模的女孩们都低了头。卷毛也叹了口气,担心地说:“她还没结帐呢!”

  客人都走了。Jacky今天提成最多,卷毛说让他请烧烤,他一阵肉疼,但想到今天晚上躲过了钱姐的纠缠,也该庆贺庆贺。卷毛又叫上了艳红,临出门口时,看到了丹丹,也顺口问了一句:“你去不?”

  丹丹瞄了一眼艳红的背影,点点头:“去。”

  小强感到无比的失落,他想叫住丹丹,可是丹丹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闷闷地放下卷帘门,拉下了电闸。“精致人生”的招牌一下子就灭了。

  北京的夜色,依然很美。

文章标题: 精致人生
文章地址: http://www.guojindz.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2335.html
文章标签:精致  人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