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戏精婆婆的如意算盘,打歪了!

时间: 2019-12-01 08:35:49 | 作者:苏尘惜 | 来源: 国金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69次

戏精婆婆的如意算盘,打歪了!

  《吸血鬼》第一百零六次更新ps:没看过前面的宝宝,请在公众号后台(不是留言区)回复“吸血鬼”,提取系列。前情回顾:凤凰前夫的大戏,如坐针毡(99)戏精前妻的春秋大梦,凉透了!(100)戏精前夫的挑衅,心累(101)戏精前夫的挑衅,芒刺在背(102)凤凰前夫的大戏,风云突变(103)低薪保姆的双重身份,骇人听闻(104)低薪保姆的双层身份,不寒而栗(105)周蓓蓓把春晓来当保姆的前因后果都告诉廖辉后,廖辉不可置信地捂着嘴说:“原来除了我,还有人知道阿深,天啊。”

  “可是我觉得好虐啊,如果大哥的病治好,那阿深肯定是要消失的,春晓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可她还是愿意留下,我觉得真的很残忍。”周蓓蓓满脸愁容。

  “可能就是想见见阿深吧。”廖辉叹了口气,“她一直租住在外面,要不,还是让她住进来吧,因为咱们也不知道阿深什么时候出现。”

  “你觉得合适吗?”

  “只要大哥答应,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此时,春晓正在做客厅清洁,手机响起,是朱慧琴的,春晓直接挂断,没接听。

  电话不间断,再次响起。

472。朱慧琴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她一遍遍地拨打,最后春晓直接关机了,这把朱慧琴给气得啊!她花钱请的保姆,居然敢不接她的电话!难道拿着钱逃了,没去廖航那里干活?朱慧琴总觉得不对劲,又给周蓓蓓打去电话:“蓓蓓啊,我请的保姆,在家里干活伐啦?”“在的啊,做得挺好的,妈劳你费心了。”“这人,刚才都电话打得通,现在居然敢不接我电话,我以为拿我钱跑了,现在的人都不实诚的,得防着点。”朱慧琴气愤地控诉。“妈,人挺好的,别想多了,最近大哥情况也好点了,你别费心了,对了,你千万不要给大哥打电话,我们不想功亏一篑。”周蓓蓓明里暗里提醒朱慧琴,不要继续作妖,保姆这事儿算是歪打正着,给他们找来个帮手,但不代表朱慧琴不会继续作妖。“行行行,听你们的,不找廖航。”朱慧琴知道,周蓓蓓这嘴巴紧的,怎么撬都撬不开的,但是安排个春晓去,本来指着春晓给汇报情况的,毕竟给钱的人是老大,她付工资,春晓怎么着都得给她说点事呗,结果,居然不接电话!这可把朱慧琴气得难受,现在朱慧琴觉得自己就是在孤军奋战,所有人都觉得她逼疯了廖航,一个个表面和气,背地里都不知道骂她多少遍。最讨厌的是廖鲲,现在只要谁上家里来找朱慧琴,廖鲲就直接跟人家说:“我家那疯婆子,最近脑子不太清楚的噢,要是跟你们闹了矛盾别找我,我管不着,你们自己当心点啊。”473。真的是每个上门来的人都这么说,以至于上门来找朱慧琴的人是越来越少,村子里愿意跟朱慧琴交往的人也几乎没有,人来人往的村子,朱慧琴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廖鲲在家里每天都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到最大,覆盖掉朱慧琴的声音。这两个人虽说是夫妻,现在几乎已经是仇家了。跟春晓和周蓓蓓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能听到客厅里那嘈杂的电视机的声音,再加上春晓不接电话,周蓓蓓敷衍她,所有的愤怒在那一刻点燃。朱慧琴下楼,直接把电视机给按了:“廖老头,你别天天给我找不痛快!”“噢。”没有电视看,廖鲲就看手机,也不理朱慧琴。“我跟你说话呢!”朱慧琴着急。“我没话跟你说。”廖鲲也不跟她唠,死死盯着屏幕,把朱慧琴当成空气。朱慧琴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就直接砸地上,廖鲲还是不为所动,她又去砸花瓶,廖鲲还是没反应,就算朱慧琴去砸电视机,廖鲲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是砸电视机的物件扬在半空,她没舍得砸下去,三四千的电视机,还是贵的。以前,没感情没感情,至少还可以吵架,现在,廖鲲压根不理她,朱慧琴抓狂了,这个被她控制指挥大半生的怂货,现在已经完全无视她了,这对于朱慧琴来说,是个非常致命的打击。呵呵,让你不理我,儿子都不是你的,气死你!朱慧琴在心里默默地喷廖鲲,但只在心里说说,她还是没胆量曝光。

  474。

周蓓蓓问春晓,为什么不接朱慧琴的电话。“其实,我觉得朱慧琴找我来,当保姆是其次,最主要是让我跟她汇报你们的日常,她当时跟我谈的时候,就跟我说,每天都要跟她说下家里的情况,当时我答应了,但是觉得这种行为不妥,所以我只有第一天跟她说了情况,后来就一次都不说了。”“我婆婆还真是,太有脑子的一个人。”周蓓蓓带着点嘲讽的意味。不过这个有脑子是加引号的,这种以请保姆的名义,监控家人的行为,也只有朱慧琴能做得出来,她到底脑子里在想什么?如果把这个脑子,好好地用到她自己的老年生活去,去过好她自己的生活,那这日子也不至于扭曲成这样。“朱慧琴想知道什么?”周蓓蓓又问。“主要是,想知道,你们俩会不会动廖航的钱,好像说是担心廖航的精神异常之后,他的财务支出肯定是你们在负责,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异常的举动。”周蓓蓓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最会算计廖航的?不就是朱慧琴吗?她居然担心别人算计廖航的钱,而且她放下女儿在这儿照顾廖航,廖辉也日夜不停歇地工作,照顾廖航,这样全心全意地去照顾一个病人,朱慧琴居然想盯他们?不可思议。“朱慧琴真是……无语。”周蓓蓓连婆婆两个字都喊不出口了。“所以我不想跟她沟通,反正我也不是奔着钱来的,以后的工钱不要都行,只要让我留在这里。”朱慧琴看了一眼廖航那头总是紧闭的卧室门,“蓓蓓,阿深什么时候会出来?”春晓时不时地就问周蓓蓓这个问题。但其实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没人知道答案,蓓蓓只能尴尬说:“不知道,这个真说不准,这阵子唐悦找了张医生开药,好像效果还行,大哥一直挺稳定的。”“噢。”春晓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把失落的情绪甩掉,“没事,总能见到的,都等了这么多年,不怕再等的。”心里有了期盼,连漫长的等待都变成了糖。总有人说,这世上的感情,只有双方互动的才算真爱,没有互动的单相思是没有灵魂的。可周蓓蓓觉得春晓的感情,也相当生动,这种爱,也是真爱。

  475。

春晓本来租住在附近,当周蓓蓓告诉春晓说,廖航答应让她留在家里的时候,春晓露出了一点喜悦。毕竟,谁都不知道阿深什么时候会出来,那只有守在身边才有更大的可能性,不过周蓓蓓让春晓收敛点,不要让廖航察觉异常,如果让廖航知道春晓是冲着阿深来的,万一不高兴呢。“好的,好的,我知道。”嘴上说知道,但脸上可藏不住高兴。有了春晓在,周蓓蓓可以去照顾慢慢的时间就多了起来,不过让周蓓蓓有点难过的是,孩子才几天没见她,眼神就有点生疏了,认了好久才敢扑到她怀里,那种怯生生的喜悦,让周蓓蓓很自责。“蓓蓓,拖着廖航这么大个包袱,累吗?”唐悦问她。“累,当然累,但谁让我认准了廖辉呢,他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我们一起扛。”周蓓蓓笃定地说。“谢谢你,哎,如果我当初离婚没成功,估计这些事情都该我来做。”唐悦苦笑,她当然设想过,当初如果还在那个泥泞里的婚姻里继续挣扎的话,这些苦都该她来受。“那不一样,爱一个人,才会甘愿承受,但悦悦姐,我知道你不爱了,我知道的。”周蓓蓓一路陪着唐悦经历艰难的离婚过程,那些对爱的失望,那些被迫害的恐惧,所有失落的情绪叠加起来,唐悦对廖航更多的是同情,而不是爱,她愿意关怀,但这个关怀里是没有爱的成分。当唐悦从周蓓蓓的口中知道,上门的保姆居然是奔着阿深来的,不由得惊讶:“那么可怕的人……”周蓓蓓赶紧把阿深和春晓的事儿给简单说了下,唐悦听着,觉得不可思议,在她的视角里,阿深就是:跟踪狂、暴躁狂,可是在春晓眼里,阿深是暖阳一般的存在。“悦悦姐,阿深对你应该也没有恶意,你不要怕他。”周蓓蓓不自觉地替阿深说话。“不管廖航还是阿深,人就是那个人,赶紧把病看好了,我也不用一天天提心吊胆的,现在看见你,我都怕后面跟着个人,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真想早点结束。”“谁说不是呢。”周蓓蓓没再多提阿深,唐悦对阿深的排斥,比廖航的排斥还深,毕竟无端端生出这么一个人格,对于曾经的枕边人来说,都是相当可怕的。

  476。

深夜,周蓓蓓和廖辉同时醒过来,听到外面有干呕声,赶紧出去查探,白天有人来看望过后,廖航就一直情绪不太稳定。白天有个以前的同事来看望廖航,说是看望,更准确地说,像是看笑话。提了一堆看似名贵的礼物,但是一个都不实用,主要是,跟廖航聊天的时候,一直提自己在学校里的课程多么顺利,多希望廖航能回到校园里。廖航冷着一张脸,也不说话,就听这同事说。想起当初,把唐悦和周远扬一起看音乐会照片的同事,就是眼前这个,他强忍住想要掐他的冲动,提醒他:“我最近吃了药,经常困,这会儿又困了,我想回去睡觉。”“你那个学生于蓝噢,好像在准备出国了,现在的女学生真的很有心计诶。”不用说,这同事是明着来嘲笑廖航的,嘲笑他的病,嘲笑他跟学生的关系,嘲笑他现在的落魄。“说完了吗?”廖航凌厉一瞥,“谢谢你的礼物,我要睡了,你要继续留着我不奉陪,春晓,送客。”“好好好,我走,你好好休息。”同事上前想去扶廖航,春晓马上上前挡住他,让廖航自己站起来回屋。“先生,我们廖老师要睡觉了,真的抱歉。”春晓的逐客令,要更加温柔些。“廖航好福气啊,走了唐小姐,来了这么好看的姑娘。”这话一说完,廖航本来进屋子的身子直接冲出来给了这男同事一拳,脸上直接红了一块:“我有疯病,看够了滚!”可以嘲讽人,甚至不介意被看笑话,但是如此带有侮辱性的话语,实在听不下去。男同事愤愤离去,说廖航不识好歹,别人都没来探望,他来探还要打人。但廖航知道,这人曾经一直被他压了一头,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忍不住炫耀来的。477。把人赶走后,廖航对春晓说了抱歉:“那个人比较肤浅,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谢谢你。”春晓笑着说,“那个人的疯病,比你严重多了。”廖航笑了,他好久都没笑过了,这下不由自主地笑了下,这个并不熟悉的女人,似乎正在一点点地卸掉廖航的防备。不过男同事的探访,让廖航那一整天都难受,晚饭也吃不多,后来早早地上床,吃了精神类的药物外,还有安神的药,早早地就睡了。可是大半夜,就起来呕吐得难受,廖辉去帮忙的时候,春晓已经在那儿了,给他顺背:“别急,呼吸,呼吸。”她看见廖辉:“去倒点热水。”明明一直在吐,可是根本吐不出什么东西,最后吐的都是清水。好不容易,他才稳定下来,接过廖辉递过来的温开水,他抿了一口,长长地深呼吸一下。他看着春晓,蹦出一句:“你……你?你怎么在这里?”❤第106集完❤❤未完待续❤

  ❤点在看催更❤

  心里有了期盼,连漫长的等待都变成了糖。

  晚安们宝宝,记得要给我点赞啊,看别人几千个点赞,苏苏不奢望那么多,只要让我看起来好看就行啦~嘻嘻,点好看的你,也会变得更好看!!!!!

  今天跟朋友聊天,提起对明年的期盼,心里想着,明年要去看李易峰的演唱会,想去追肖战现场,想跟着好伙伴学习新项目,有很多的期待呢,心里就燃起了小火把,有期待的人生,原来这么美好!

  现在很庆幸,熬过了抑郁的日子,看着每天的日子都有色彩,还是很开心的,更开心的是每天都有你们陪伴,知道你们在等我,实在是很幸福的呢!!!!!嘻嘻~今天是暖心苏,求在看的也是暖心苏~

  我爱你们,也请你们爱我呦~

  ❤在看太少失眠的苏苏值班❤

往期推荐:陆太太的三年噩梦,揪心

  推荐阅读往期热文

  陆太太的三年噩梦,揪心

  丁克妻要堕胎,凤凰男崩溃了

  “我妈说了,筷子竖插在碗里的姑娘,不能娶。”

  12岁,吞50颗避孕药,妈妈冷眼旁观

  苏尘惜,就是个写字滴小奇葩,资深杂志撰稿人,有点执拗,最大愿望是写尽世间百态,有笔就能生花。

  公众号:苏尘惜(h)   

  【江湖有朵小奇葩在等你】

文章标题: 戏精婆婆的如意算盘,打歪了!
文章地址: http://www.guojindz.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2338.html
文章标签:如意算盘  婆婆  歪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