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实录:婚礼现场,妹妹挺着大肚子来抢我的新郎

时间: 2020-02-13 08:41:34 | 作者:曹主编 | 来源: 国金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89次

实录:婚礼现场,妹妹挺着大肚子来抢我的新郎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请设“置顶”哦~点击上方“主编讲故事”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

  文|木可可 编辑|夏至

  因为男友拿不出高额彩礼救我母亲的命,我含泪分手,嫁给了有点弱智的老公……错过这个故事的宝宝,戳这里哦:结婚十多年,发现儿子是前男友的,“我们就睡过一次”!

  当陈珊挺着大肚子,出现在我婚礼现场时,我心里的不安上下翻腾。

  陈珊一手叉腰,挺着孕肚,悠然自得,自顾自地走上台,扯着嘴角不易察觉的蔑笑,拿起话筒,说出了一番惊骇之言。

  “大家好,我叫陈珊,新娘子的妹妹,今天我来给我的姐姐,送上一份结婚大礼,大家请看屏幕。”

  话音刚落,屏幕上一张张的婚纱照,瞬间变成了陈珊与我未婚夫陈毅的亲密照。

  现场开始躁动,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有看笑话的,有担忧的。

  钱姨赶紧上台,把陈珊拉下来,带进了休息室。陈珊恣意妄为的笑声,像回音一样,在我耳边不断荡漾,久久不散。

  父亲对来宾们说着抱歉的话,婚礼被迫暂停,宾客们陆陆续续地出场。

  只有我,木然地看着屏幕上一张张令人作呕的照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毅跪在我面前,颤抖的双手握住我,不断地祈求,道歉。

  我什么也听不见,仿若跌落冰窖,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冰凉的气息贯穿全身,身体不由地开始颤抖、颤抖。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滑落。

  这一瞬间,我明白,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钱姨是在我十四岁那年,带着陈珊进了我们家门,那时候,陈珊叫钱珊珊,后来随了我父亲姓,改名陈珊。

  是的,我和陈珊不是亲姐妹,我的父亲和钱姨组合了一个新家庭。

  我的母亲在我十岁那年得了重病,撒手人寰。

  我的父亲是国家事业单位的一个小领导,工资福利都不错,自从母亲去世后,给他介绍对象的人很多,但父亲一直未松口答应,主要还是怕委屈了我。

  直到后来,我主动提起,因为我一直理解父亲的艰辛,每每看到父亲孤独的背影,我的内心总会阵阵地心疼,我希望他快乐,亦如他对我的希望一样。所以我支持父亲再婚。

  父亲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钱姨,钱姨长得眉清目秀,笑起来嘴角弯弯的,两颗梨涡若隐若现,在她身上,我仿佛看见了母亲的影子。

  父亲问过我的意见,我同意了。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其他家长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我成绩优异,长像艳丽,身材高挑,性格温和。父亲一直以我为荣,尊重我,爱护我,不让我受一点委屈。

  即使在他的择偶标准上,也是通过我的点头才答应。

  我并不讨厌钱姨,钱姨也不像大家口中说的恶毒后母。相反,钱姨对我很好,甚至比对她的亲女儿陈珊还好。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与陈珊之间矛盾的种子,在往后相处的日子里,慢慢播撒下了,只是当时我们还不懂,什么叫“仇恨”。

  陈珊跟我同岁,只比我小几个月,钱姨让她喊我姐姐,她不情愿地撇撇嘴。

  我说,没事,都是同龄人,互相叫名字就好。

  听父亲说过,钱姨丈夫去世后,生活过得很辛苦,带着幼小的陈珊,蹬着三轮车,卖早点和夜宵。

  也因此,我对同龄的陈珊很是同情,真心把她当家人看待,希望她能在我们家里得到温暖。

  钱姨和父亲结婚后,就开始当起了家庭主妇。钱姨厨艺非常好,每天变了花样给我们煮好吃的,家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很庆幸父亲娶了她。

  那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家又完整了。

  钱姨对我的喜爱也是一目了然,家里有好吃的,她会先夹到我碗里,买了新衣服,也让我先挑。

  我明白,钱姨对我的讨好,除了喜爱,更多的是对父亲的感激和回馈。因为父亲,她有了安逸的生活。

  只是陈珊,一直沉默寡言,显得局促不安,我想她可能还没适应这个新家,所以总是开导她。

  父亲通过关系,帮陈珊调到了我们学校,还是和我同班,我心里很高兴,但陈珊表现得很淡定。

  陈珊的学习成绩并不好,经常都是全班倒数几名,而我,永远都是第一名。

  家里客厅的一面墙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我的各种奖状。

  老师经常批评她,让她多向我学习,这时候,陈珊总是低头不语,我心里不忍,回到家后,总会找机会给她辅导。

  陈珊并不领情,找着各种借口疏离我,我也只好作罢,毕竟,我不想伤了她的自尊心,所以每次,我会偷偷把笔记留给她看,希望她的成绩有所提高。

  但陈珊的成绩依旧如此。

  初中三年,我在老师的表扬和同学的羡慕中度过,周边总是围绕着很多朋友。而陈珊,默默地保持着倒数几名。

  性格孤僻的陈珊,总是独来独往,三年时间,大家似乎没有记住陈珊地存在,她像空气一般,若有似无。

  钱姨因为陈珊的成绩,常常感到头疼,所以自然,陈珊被批评改教的次数,数不胜数。

  陈珊总是默默地承受着,不哭不闹,不反驳,不顶嘴。像一团棉花,让人无从下手。

  到后来,钱姨也放弃了,初中毕业后,父亲还是建议陈珊去读一个职高,毕竟还小,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

  陈珊同意了。

  就这样,我升了重点高中,陈珊去了一所职高。我们的来往除了逢年过节和寒暑假,其他时候,基本不联系,话也越来越少。

  在陈珊读职高的第三年,发生了一件大事,陈珊怀孕了。

  钱姨知道后,气得狠狠地打了陈珊一巴掌,说她为啥不能跟我好好学学,总是让人不省心。

  我在旁边安慰着钱姨。

  陈珊第一次爆发了,她歇斯底里地怒吼道,都是因为我,让她失去了母爱,钱姨对我的关心远超过她,所有人都喜欢我,我像公主一般被人捧着,而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我有些懵了,我从来没想过,陈珊一直视我为假想敌。因为我的存在,让她自卑,让她心生怨恨。更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对我进行了一次恨恨地报复。

  钱姨的手在颤抖,当陈珊摔门离开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钱姨眼里的泪光。

  天下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也许是爱的方式不对罢了,钱姨是对陈珊寄予了厚望,所以恨铁不成钢。

  后来,陈珊把孩子打掉了,职高没毕业就辍学回家。

  父亲又托人帮忙,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给陈珊找了一份轻松的文职工作。

  这一次,陈珊拒绝了。

  陈珊离开家的那天,我和钱姨去送她。她说她要去北方闯荡一番,不行再回来。

  钱姨担忧的各种嘱咐。

  陈珊笑得很灿烂,对着钱姨说,让她放心。而转头看我的表情确是似笑非笑,别有深意。

  陈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陈菲,我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给你送上一份大礼,保证你终生难忘。

  我不寒而栗。

  我以为随着时间地流逝,一切的不愉快都会消失殆尽。

  原来仇恨留下的种子,遇上合适的土壤就会生根发芽。

  陈珊用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给了我重重一击,让从小到大,顺风顺水的我,瞬间感觉人生碎成了渣。

  我问陈毅,你和陈珊什么时候开始的?

  陈毅慌忙解释道,是陈珊主动勾引他的,他们在酒吧里认识的,那天喝多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原来陈珊是我妹妹。

  我苦笑,是啊,第一次喝醉了,情有可原,那么往后那些苟且算什么?情不自禁,还是逢场作戏。

  陈毅一再解释,请求我的原谅。

  我分不清,他的话里,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如果今天陈珊没有出现,我们的婚姻,在往后的日子里,就是个笑话,我就是个被人愚弄的傻子。

  我擦掉眼泪,转身离开。心早已碎成了八瓣,再难修补。

  我和陈毅是大学同学,我们从恋爱到结婚,五年时间的相处,我以为我很了解他,我以为我们很相爱,我以为,我嫁给了爱情,原来,我差点嫁给了谎言。

  回到家,我躲进了房间,闷头睡了一天,醒来时,枕头竟湿了一大片。

  钱姨回来后,轻轻敲了敲我的房门,我开门,看到一脸憔悴的钱姨,心里有些不忍。

  钱姨跟我道歉,她说她不知道陈珊什么时候回来的,更不知道陈珊竟然怀孕了,还是陈毅的。

  钱姨很自责。

  我说,钱姨,我相信你,我没怪你,能被偷走的爱人,不是真正的爱人,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是怪陈珊,但陈毅又何尝无辜呢?

  父亲因为这件事情很气愤,私下帮我解除了婚约,让我安心在家休养一段时间。

  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我休息了两天,又继续投入工作中去。

  毕业后,我一直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我的职位是老板助理。

  我的老板秦子墨是个很有能力的男人,年纪轻轻,白手起家创下了这家业内知名的公司。

  听公司同事说过,老板小时候家境贫寒,靠着助学贷款,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

  毕业时,本来有机会留在大学里当老师,但是他拒绝了,开始南下创业,摆过地毯,卖过房子,睡过天桥。这些我在一期的杂志人物专栏里也看过。

  我打心里非常佩服他,内心一直视他为偶像。

  有关我老板的新闻,永远都是和工作有关,他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女子,至今单身,十足的工作狂。

  作为他的下属,一起工作的时间久了,慢慢也同化了,我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态度,也一直让他满意。

  所以作为助理的我,想要保住这份满意的薪资待遇,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地投入工作中。

  情场失意,就想在职场上拼出点成绩来,总不至于让自己一败涂地。

  有私心地说一句,也是为了让忙碌的自己,忘记一切不愉快。

  自从婚约解除后,我就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常常加班到很晚,每天累地倒头就睡。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加班到夜里十点,办公室的人都走了,我一个人起身准备回家。

  突然腹部传来了阵阵剧痛,我痛苦地倒在地上挣扎,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往外冒,我以为我快死了。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了一张俊脸,惶恐地扶起我,呼喊我的名字。

  我用力扯出一抹微笑,倒进他怀里,不省人事。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父亲和钱姨,着急地看着我,一脸担忧,问我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虚弱地坐起身,钱姨把枕头放在我背后垫着。

  我问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父亲说我是阑尾发炎了,幸好及时送来,父亲碎碎念了几句,怪我工作太晚,又说我老板太苛刻,这么晚还让我加班。

  当我看到父亲身后的老板时,紧张地扯了扯父亲的衣角,让他别说了。

  父亲这才停嘴,还说多亏了这位同事的帮忙,把我及时地送到了医院。

  我低声说了一句,爸,他是我老板。

  瞬间病房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父亲有些赧然地干笑了几声,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

  老板只是笑笑说,不客气。

  我让父亲和钱姨去买点水果,钱姨拉着父亲,识趣地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老板,为了调节尴尬,我再次表示了感激之情,又厚颜无耻地说着各种场面话来讨好我的金主。

  老板并没有笑,眉头深蹙,似乎在思考一个难题,令人捉摸不透。

  我只好三缄其口。

  顿了几秒,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你不该为了那样的男人来折磨自己,不值得。

  我难以置信地眨了眨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老板从来不会和我聊这么私人的话题,不会是我病糊涂失聪了吧。

  我呆立半天,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一时没回过神来。

  老板突然噗嗤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得如此灿烂,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

  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透过镜片,我看到了一双月牙般的眼眸,很是迷人。

  气氛突然有些不对,粉红的爱意在慢慢升腾。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老板秦子墨喜欢我很久了,但因为知道我有男朋友,所以一直保持着君子之交。

  现在机会来了,他才开始放手进攻,准备拿下我。

  而我毫无骨气地,轻而易举地沦陷了。

  我承认面对这样的男人,我没有抵抗力,扪心自问,也许我也一直喜欢他,但因为道德底线,让我把这份爱意,掐死在了萌芽期。

  这是我的意外收获,突然想起了一句谚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幸福。

  现在我和秦子墨已经有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父亲退休后,和钱姨一起帮我带孩子。

  我们夫妻俩一起打理公司,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好。

  我们一切携手共进退,是心意相通的夫妻,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我很感恩命运让我遇见他,我的真命天子。

  偶尔也听父亲提起陈珊,她和陈毅结婚了,但似乎过得并不幸福,两人经常吵吵闹闹,钱姨为此愁得白了不少头发,儿女大了,一切由不得她做主了。

  我让父亲多劝劝钱姨,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的路怎么走,自己选,总该天无绝人之路。

  我不知道陈珊是否悔恨自己当初年少的冲动,因为不该有的仇恨,蒙蔽了自己。

  我还是希望,她能幸福。

  · end ·

  /猜你想看/

  女经理讲述:拒绝富二代,我嫁给为我熬粥7年的软饭男

  倾诉:我的骗子后妈,是个狠角色

  点一下在看

  让我知道 你来了

文章标题: 实录:婚礼现场,妹妹挺着大肚子来抢我的新郎
文章地址: http://www.guojindz.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93777.html
文章标签:大肚子  新郎  实录
Top